第八百三十章 袭营(1 / 3)

一品布衣 李破山 1144 字 11个月前

按着凌苏的计划,只在三更之时,陈水关的南门之处,一支小规模的轻骑营,隐蔽地出了城。

轻骑营的都尉叫叶昂,属凌家的家将,性子沉稳,且素有武勇。这一次,正巧跟着凌苏,来到恪州前线。

此时,叶昂的脸庞上,带着丝丝的杀意。一直窝在陈水关里,他早已经憋了一股气。

“公子出世,我等便以手里刀剑,替公子杀出威名!”

公子,自然是凌苏。

“马蹄裹布,往西面行军!”

三千人的轻骑,再无任何磨蹭,在叶昂的带领下,迅速出了城。

站在陈水关的城楼上,凌苏看着夜色下的奔走骑营,面容之上,有着遮掩不住的担心。

若是他做主的话,定然不想此时派兵出城。奈何他的左王主公,已经要等不及。

夜明星稀,有月光水泄一般铺下,映照出整个世界的微微亮堂。

踏踏。

在一处土坡之上,叶昂稳稳停马。待看清前方的景象,他不由得咧嘴发笑。

“公子没有说错,这些东莱人,轮流伐林,日夜不停。诸位瞧瞧,那边不远的秃坡上,便有几个东莱人的小营地。”筆趣庫

在叶昂身后,诸多的士卒,也都跟着冷笑。

“听我军令,此番我等夜袭偷营,并非是歼灭敌军!乃是应公子之令,击溃东莱伐林军,壮我陈水关的士气!”

声音并不大,却隐约间,提起了三千轻骑营的士气。

“传令,准备袭营!”

马蹄裹了布,发出的声音很细碎。叶昂亦是小心无比,并没有远奔冲杀。而是放缓马速,待接近了敌方营地,又避开了巡哨营,才冷冷下令冲杀。

……

“齐德,已经开始了吧?”陈水关上,左师仁面露笑容。哪怕入夜了,但他依然没有休息。

甚至,在城下的空地上,已经调集了不少的传令兵。只等袭营成功,便立即通告全军,鼓舞士气。

在旁的凌苏点头,“主公,应该开始了。”

“此番偷袭之计,虽然算不得精妙,但不管如何,还是能打敌军一个猝不及防的。我听说,这二三日内,约莫是看着陈水关没有动静,城外那边,连着巡哨的人马,都减了不少。”

“确是。”凌苏欲言又止,总觉得哪里不对。但这一次的袭营,是他循着左师仁的意思,才提出的。若是失败,他亦有责任。筆趣庫

“徐布衣的伐林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