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齐德,拜托你了(1 / 3)

一品布衣 李破山 984 字 11个月前

“怎的?城外在伐林?”接到情报的左师仁,眉头一时紧皱。他转过头,有些恨恨地往外看,发现城外四周的密林中,明显都有人影攒动。

只可惜,弓弩的射程根本不够。若不然,他当真要下令杀敌的。

“齐德,你怎么看?”

凌苏脸色变得更加沉默,久久,才凝声开了口。

“主公,这是诱敌之计。”

“我也觉得如此……但齐德,敌军在城外伐林,极可能是在用土攻之计啊。陈水关地势凹下,虽然附近无山,但有着不少的大土坡。”

“我当初选择陈水关,有过很多考虑。土攻之术,对于陈水关而言,作用并不算大。而且,要布局的周期太长了。伐林之后,还需引水润土,方能使土质松软。”HTtρs://Μ.Ъīqiκυ.ΠEt

左师仁明显没有听进去,他只觉得,留在陈水关里,有着一种坐以待毙的愚蠢感觉。

“主公莫急,我想想办法。”凌苏眯起眼睛。

这一计有些凶狠,长此以往,会使得城里的士气,慢慢崩碎。要知道,现在的陈水关里,东陵军,加上粮王军,至少有八九万的人马。若是生乱的话,当真是大祸临头。

“徐布衣一来,果然形势又要变了。”

凌苏叹气闭目。他很明白,城外的敌军,更有一种“敲山震虎”的嫌疑。但无奈,他的左王,好像被震到了。

……

“逮住他们!”

骑着高头大**司虎,带着三四百的蜀骑探哨,不断狂喊。

这六七日的时间,他都和弓狗一起,作为探哨营的主力,不断出营杀敌。当然,杀的都是那些东陵的探哨营。

眼下,百多人的探哨营,在两两遭遇之后,被杀得溃不成军,只剩十几骑的人马,仓皇往陈水关的方向逃跑。

噔。

大病痊愈的弓狗,箭术更加惊人,马上急射,便将逃跑的一个东陵士卒,射得惨叫坠马。

见状,立功心切的司虎,更加急不可耐,直接就将手里的斧头,一下子抡了出去。

喀嚓——

一骑敌军斥候,痛声栽倒,顺带着拖翻了附近的二三骑。

“杀啊!”

……

不多时,在陈水关的外面。司虎和弓狗二人,带着几百骑的人马,用竹竿挑着枭首的斥候人头,不断城下搦战。

“莫理他。”左师仁咬着牙,“他是西蜀的傻虎将军,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