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3章

何生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海岛之国,在这片大世界上,地貌之丰富,秘境之繁杂,用上万年探索都不嫌多,可如此这般的大世界,何生所见,也不是仅此一个,有些事情,总是做,便难免觉得腻歪。</p>

便如秘境探索,或者各个秘境各有故事,可辛苦一整,就是为了从遗迹寻找故事的吗?</p>

若说法宝药草之流,的确,多少也不嫌多,总有用得上的时候,可其中原理奥妙,见微知着,也不必每一个都探查清楚,更何况,何生所掌握的,能够放到这个世界之中套用的东西也着实是不少,若是有新鲜的,补充上来也就罢了,若是没有,重复地去看去研究,就没什么意思了。</p>

本质上来说,何生不是一个合格的研究者,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自己的好奇心,再有一些未雨绸缪,为了下一个类似世界积累经验的初衷。</p>

出于这样的想法,再加上何生本来就不喜与人争斗,犄角旮旯一蹲,长久都没人打搅,不会打架也就不会受伤,药草法宝都对他没什么大用,便愈发显得与世无争的仙姿缥缈。</p>

慕长歌随着何生来到海岛之国,听着这些人称呼何生为“仙长”,神色一时欣慰。</p>

魔道更爱称呼“魔君”,“仙长”明显是仙道称呼了,更像是心底偏向,足够让人心中一宽。</p>

养好伤之后,慕长歌就跟着何生继续他的研究,教学相长,在法术上慕长歌的专精让何生也是不由得为之叹服,的确是个大佬,比起他这个外来户,对方的钻研才足够深入,不过是有些东西碍于眼界和想象力,没有想到罢了,一旦被他提醒,简直是举一反三,又能教他了。</p>

达者为师,达者为师。</p>

何生跟着学,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慕长歌却是在这种教学之中又觉出了趣味来。</p>

他初时只当何生有意宽慰自己,何生已经转修魔道功法,根本不需要再研究这些仙道法术,若不是为了让自己忙起来,不去想那些事情,又何必如此?</p>

后来发现何生是真的很认真地在研究,并且探讨各种极限状况之下修炼功法的可能,虽不知有什么用,却也跟着用心研究。</p>

“……像你说的那种情况,莫不是绝灵之地?不,不对,绝灵之地其实也是有灵气的,只是被隔绝罢了,若是一丝一毫都没有,不存在打破屏障就能吸收灵气的情况,那么……”</p>

慕长歌从没想过何生说的那种可能,那些机械造物,海船之流,他也去看了,实在有很多不必要的复杂,的确,不用高级的材料,不用法阵,也就不用灵力驱动,全凭那所谓的发动机,但,构造的复杂,还有可能产生的故障,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p>

阵法同样也会被磨损,也会有失效的一天,但比起那总是要注意安全,需要检修的发动机,似乎又有无限好处,起码阵法的效用维持几十年,对凡人来说,已经足够了。</p>

“是啊,几十年的确是够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说不得一代人都过去了,那么,下一代人,是否有能力在法阵坏了的时候维修呢?一世无忧,下一世,想要担忧也不知道从何忧起来了吧。倒不如这等机械零件,时常损坏时常维修,总有人会掌握其中技巧,能够人定胜天。”</p>

何生的话说得自然而然,好像其中蕴含的就是天地道理一样。</p>

慕长歌听起来只觉得好笑,这等东西,完全没有阵法防护,有什么用呢?凡人之力,怕是海兽一撞,就要散了。</p>

再有其中机械相连的复杂情况,他是不认为凡人能够学会的,可,既然何生要做,那他就陪着好了。</p>

海岛闭塞,这本就是一个偏僻的小地方,跟外界少有连通,倒是难得的安静。</p>

慕长歌在这里养好了伤,恢复了精神,还没过多少逍遥日子,就见到了天问阁的人,得到了他们送来的消息。</p>

“啧啧,你说你这个徒弟,都是怎么教的啊,一个两个都入了魔,这一个还罢了,那一个,真是好大威势啊!祁阳、魔君!”</p>

来人吊儿郎当,这般说着话,还围着慕长歌转了两圈儿,像是看什么稀罕景一样。</p>

慕长歌不由得冷了脸,对他这种态度不喜,可听到祁阳消息,还是皱着眉问:“难道现在还没有人除了他?”</p>

仙宗弟子转为魔修,若不是核心弟子,下个追杀令也就罢了,若是核心弟子必要抓紧时间除去,因为他之前所掌握的功法,泄露出去都够仙宗受的,更不要说可能还有其他的宗门之秘。</p>

这件事,哪怕慕长歌对他们没有及时营救自己有些心梗,可也知道祁阳这个魔君长不了,这也是某种潜规则了。</p>

除非是祁阳灭了仙宗,让人无从置喙,否则,仙宗必然是要灭了祁阳,不会放任的。</p>

这是死仇。</p>

对每一个叛宗的人来说,在叛宗的那一刻,所要接受的压力就是来自宗门的。</p>

“除了你慕仙君,又有哪个肯出死力,本来就是你的弟子,总是要等着你清理门户的。”</p>

话说到此,也提醒了一句,“我是第一个找到这里的,但绝不会是唯一一个。”</p>

世上打听消息的渠道也不是只有一个天问阁,哪怕是天问阁肯帮忙遮掩拖延,也不可能阻挡所有的找人手段,总会有人找到这里的。</p>

慕长歌眉头皱得更深了,一旁何生看着,随手把一个贝壳扔入海水之中,看着它被海浪吞没,没有吭声。</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