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大结局(下)

花燮从断枝中翻过身,发现自己腿被压断了。</p>

他叹了口气,幸好之前在地幽城练习过金鸡独立,勉强还能单腿跳。</p>

撇了根树枝做拐杖,撑着身子起来后,他朝音盏的方向看去,忽然找不到人了。</p>

就在刚才,音盏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如果注定是无法挽救的结局,她想和花燮死在一起。</p>

撑着重伤的身体起来,身子忽然晃了一下。</p>

音盏撞上树干,整个人却忽然失去重心,像是靠上没上锁的门,一下摔进屋。</p>

只是这个屋——未免大得过分,太华丽了吧。</p>

光洁可鉴的玉石地板,窗户竟然是黄金打造的,屋顶垂落着造型别致的水晶灯,雕刻着精美图案的墙壁上嵌着碗大的夜明珠,说是屋子,更像是个富丽堂皇的大堂。</p>

周围的摆设无一不精美稀罕,最前方垂着水晶帘,后面隐约可以看见株巨大的梧桐木,下方是华丽璀璨的雕金木塌,似乎是供人休息的地方,又像是皇帝上朝的大殿,处处充满了诡异。</p>

“这里是兄长以前议事的地方。”一道轻灵悦耳的声音从帘后传出。</p>

水晶帘被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拂开,从中走出个笑容倾城,美丽得不可逼视的女子,身穿金丝羽衣,头戴皇冠,端得是雍容华贵,却无丝毫俗气,一颦一笑都透着无法言说的魅力。</p>

“你……”音盏有些不敢认,眼前的女子和她在极乐城见到的不太一样,那时是十三四岁的少女,绝美灵动,这会儿看着二十出头,身段高挑妖娆,五官也长开了,美艳性感中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仪。</p>

凰女缓缓走了过来,她的眼瞳是金色的,和银星的淡金不一样,是那种能紧紧将人攥进视线的璨金。</p>

“又见面了。”</p>

她笑着说道,虽然是年轻女子的容颜和声音,语气却透着长辈看待晚辈的慈爱。</p>

“公……公主殿下。”</p>

音盏呆呆看着她,无数想问的话和迫不及待的求助涌上心头,“您没死?您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阿银、阿银出事了!还有魔尊,不!凌篁他想毁了这个世界,他就在外面,我们打不过他!您有办法是不是?请您一定要阻止他!对了!花燮还在外面,他有危险!求您出手帮帮我们……”</p>

音盏语无伦次,越说越慌。</p>

“别急。”凰女轻轻安抚道:“从你们来到这里,外面的事我都看见了。”</p>

“您知道!”</p>

音盏怔怔,“那您怎么不阻止,凌篁想毁了这里啊!”</p>

“我知道。”</p>

凰女伸手抚向她的脸,手指却直接穿过皮肉,无法真正触及,“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的一抹投影,包括这大殿,都不是真实存在的。”</p>

怎么会这样!</p>

音盏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被击得粉碎,眼里露出绝望,如果连公主殿下都没办法,岂不是只能看着世界毁灭。</p>

凰女温柔一笑,“我没办法阻止,但你能。”</p>

音盏神情黯淡下去,“我也以为自己能,但事实上,我根本不是凌篁的对手。”</p>

“傻孩子。”凰女轻声道:“你是我选中的人,当然能阻止这场灾难。”</p>

音盏倏然抬眸,神色几经变化,终于忍不住道:“这一切都是您布的局!阿银的出现、还有我的先祖,都是您安排的吗?”</p>

凰女笑笑,道:“确切的说,是从极乐城开始的。”</p>

“想必银星和你提起过,我们原本生活在另一个灵气更浓郁,地域更广阔的的世界,那里妖、魔、仙三界互相制衡,后来……因为一些事开始混战,并持续了很多年。”</p>

凰女看向水晶帘,眼里透着悲伤,“兄长陨落后,我潜心修炼,避世不出,却依然无法避免战争,最后决定彻底结束这一切。”</p>

“三界混战导致空间不稳,我想将战场移向虚空,不料中途出了点意外,参与战斗的三界人士被卷入风暴,来到这个世界。”</p>

音盏:“凌篁和言始口口声声说要回去,便是回到原本的世界吗?”</p>

凰女:“如果将世界分为三六九等,那这里便是最末等的低阶世界,他们想成神,必须去往更高阶的世界才有机会。”</p>

音盏心里一动,“可是,言始说只要得到您的……神格,便能成神!”</p>

凰女笑了,“不可能的,神格又不是大白菜,谁都能咬一口。”</p>

大白菜……这个词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违和。</p>

“何况——”凰女道:“神格也不在我这里。”</p>

音盏有些好奇,“当年您化身大封,难道神格也……”</p>

凰女:“神格代表着上天的意志,就算是神也未必能将其破坏,我殉阵后,神格便不见了。”</p>

“您知道其下落吗?”</p>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p>

音盏微怔,凰女却自顾说了下去,“来在这个世界后,避免波及无辜,我设下结界,将战斗控制在一定范围,便是如今的混沌之森。后来魔尊被镇压,妖、仙两界也损失惨重,其实这个世界原本的灵气没有那么贫瘠,因为战斗消耗过多,才使得灵气下降,而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幸存的人实力被压制,无法恢复到巅峰,连我也不例外。”</p>

“所以……您变小了?”</p>

“嗯,实力无法恢复,我就没办法将人带回去,而且还得留下收拾残局。妖族听从我的号令留在结界内生活,但仙族我控制不了,所以才会发生言始这样的事。”</p>

“那我先祖呢,和您是什么关系?”</p>

“这事要从极乐城说起,我带着银星去极乐城处理事情时,无意中看见了你。”</p>

凰女看着她,神情有着别样的温柔,眼底深处蕴含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眷恋!</p>

“我很意外,你明显来自未来,上天让我看见你必然有着深意,于是我进行了推演,预测到未来万年后的事,为了阻止这场因我而遗留的灾难,进行了提前部署。”</p>

“银星是我最信任的同伴,由他陪伴在你身边最为稳妥,但他的寿命活不到万年后,我便用秘术令他沉睡,在你出生那天醒来。”</p>

“银星可以督促并指导你修炼,但无法教你阵法,我推演出你的先祖,找到他传授阵法知识,并给了他一滴凰血,改良百里族的身体素质,确保传承不断直到你生下来,并能听得懂兽语。”</p>

音盏倒吸了口气,即便猜到和公主殿下有关,但听她亲口说出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您为何觉得我一定能行呢,事实上,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p>

凰女道:“因为你是特殊的,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p>

她的金瞳内有幽芒闪烁,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诉说,最后却化为一丝近乎抱歉的沉重,“但特殊,往往意味着需要承担更重的担子,你能接受吗?”</p>

想到外面的花燮,沉睡不醒的银星,死得不明不白的言雪衣,身中毒咒的王爷王妃,重伤不醒的言锦雯,化为湮灭的狐狸……</p>

在凰女的注视下,音盏无比坚定地说道:“我接受!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阻止凌篁,我都愿意去做。”</p>

凰女:“哪怕死?”</p>

音盏呼吸一窒,她不想死,她还想和花燮白头偕老,还想找到神药让银星恢复……</p>

但如果不阻止凌篁,别说憧憬未来,眼前的一切都会化为泡影。</p>

她重重吐出一口气,重新迎上凰女的目光,“我接受,哪怕死。”</p>

凰女伸出手,虽然并不能真正碰到她,还是轻轻抚摸了她的头,眼里盛着欣慰的笑意。</p>

“银星把你教的很好,真的很好,兄长他也会……”幸福的。</p>

最后三个字她没有说出口,音盏还奇怪怎么会突然提到大殿下,又忽然不说了,踌躇片刻,道:“公主殿下……阿银受了重伤,变小了,您有办法让他恢复吗?”</p>

凰女缓缓摇头。</p>

音盏忍不住有些失落,“那您想见见他吗,我可以……”</p>

“不用。”凰女笑笑,目光变得悠远起来,似乎穿透某些障碍落在了别处,语气轻柔地说道:“他会好起来的,相信我。”</p>

闻言,音盏的心情一下变得松快起来,公主殿下能预见未来,她说阿银会好,那就一定会好起来的。</p>

“您说有办法,那我要怎么做呢?”</p>

花燮还在外面,自己多停留一息,他就多一份危险,所以音盏迫不及待想要出去。</p>

凰女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眼里有些不忍和心疼,但还是说道:“当初魔尊被镇压,依旧有着强大的力量,假以时日必会卷土重来,唯一的办法便是毁其本源,用最厉害的阵法将其封印,利用时间的力量进行消耗。”</p>

音盏心里一颤,“所以……您牺牲了自己,用本源力量将其封印!”</p>

凰女:“魔尊会走到这一步,与我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是应了因果罢了。”</p>

音盏:“那他现在……”</p>

凰女:“魔尊早已消失,外面的不过是一缕残存的执念。”</p>

音盏:“也就是说,凌篁想破开大封寻回本源根本是不可能的事!”</p>

凰女点头。</p>

音盏简直不知道说什么了,弄了半天大封就是个空壳子!</p>

不管是言始想要的神格还是凌篁想寻回的本源都不存在!</p>

公主殿下不仅将敌人耍得团团转,连银星都骗过去了。</p>

“银星性子直,又太过重情义,有些事他知道了反而会纠结,所以我在他记忆上动了点手脚。”凰女眼里蕴含着深意,“现在你明白,我为何会做出那些部署了吧。”</p>

音盏垂下眼睫,深呼吸一口气,苦涩道:“我明白了。”</p>

当年公主殿下封印魔尊,给世间创造了万年和平;</p>

现在她作为接班人,必然会走上同样的路。</p>

“好孩子。”凰女微微笑道:“万般因果皆是缘,别怕……”</p>

……</p>

花燮以为自己眼花了,刚才找不到音盏,定睛一看,音盏却好生生的站在梧桐木下。</p>

“盏儿!”</p>

他唤了一声,急着要过去,身子却因为站不稳往后跌去。</p>

音盏回过神,金光一闪,下一瞬就出现在花燮身边,接住了他。</p>

花燮:“……”</p>

美女救英雄也就罢了,这公主抱的姿势未免太标准了吧!</p>

“咳咳!”</p>

他轻咳两声,逗趣道:“这位小娘子力气真大——”</p>

话音未落,音盏就将头埋在他怀里,抱着他双双摔倒在地。</p>

“嘶——”花燮腿本来就断了,这一摔简直疼得冷汗直冒,但还是小心翼翼护住音盏,没让她直接触地。</p>

“怎么了?”</p>

花燮手一扶住她胳膊,就发现怀里的人颤抖得厉害,立即急了,“小盏!哪里疼吗?受伤了?快起来我看看!”</p>

明明受伤严重的人是他,却还关心自己是不是难受。</p>

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音盏更是充满了悲伤和不舍,心脏好像插着无数把刀,拔出来会痛,不拔会死。</p>

“小盏!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p>

花燮紧紧抱着她,一下一下顺着背,安抚道:“乖乖,别哭,你这样弄得我也想哭了。”</p>

音盏正难受呢,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抬起头,在他胸口上拧了一把,道:“你倒是哭啊!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哭呢!”</p>

她满眼泪痕,眼睛红红的,却又在强颜欢笑,花燮看得心疼,抬手帮她抹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你真的想看我哭吗?”</p>

音盏一下就忍住不住了,一边拼命摇头,一边泪流不止。</p>

她怎么会舍得让花燮伤心,从见到他第一眼起,这个男人就该高高在上,享受世上最好的东西,张扬肆意的活着……如果自己消失,他还会那样笑吗!</p>

音盏忽然发现找不到答案,她既希望花燮未来的日子能幸福,又不希望他忘了自己。</p>

看着忽然就伤心不已的音盏,花燮终于有些慌了,捧着音盏的脸,手指抚上她咬得出血的嘴唇,“别这样,有什么事你告诉我,别伤害自己,嗯?快松开……”</p>

他越是温柔,音盏越是难过,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不断往下流。</p>

“盏儿。”</p>

花燮叹了口气,忽然捧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下去。</p>

唇齿相抵,充满了咸湿的味道。</p>

音盏的哭声被堵住,满腔情绪在花燮的亲吻下变成渐渐加速的心跳声。</p>

她闭上眼睛,松手环抱住花燮,第一次主动地,热烈地回应了他。</p>

梧桐树下,落叶纷飞,一对璧人相拥而吻。</p>

背后是不断湮灭的梧桐木,画面美丽而悲伤。</p>

万圣。</p>

尤朵被同伴护着离开广场,匆匆往不远处的建筑赶去,但不管他们走到那里,都充满了咒骂、殴打……矛盾越演越烈,升级生了大规模械斗。</p>

两人来到一间屋前,里面的人立即开门放他们进来,把拿着砍刀的人关在外面。</p>

屋门被砸得砰砰作响。</p>

男人吩咐同伴,“快!把江家送来的武器拿出来,毁了那个架子!”</p>

尤朵一惊,“可是那个杀伤力太大,会伤及无辜的。”</p>

男人指着窗外广场上的人,“没时间犹豫了,再这样下去,人们自己就会毁了自己!”</p>

城里大部分的人都是神殿信徒,现在完全陷入了癫狂,逮到人就动手,刚才还平静的广场,现在变成了充满伤害、惨叫声不断的人间炼狱。</p>

是的,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放手一搏了。</p>

江氏送来的武器,便是花燮改良过的火药弹。</p>

几个人将炮口对准广场上的高塔,点燃了引线。</p>

砰——</p>

炮弹从窗口射出,轰的落在广场炸开,顿时火光四起,血肉横飞。</p>

尤朵不忍地背过声,听到男人道:“没瞄准,再来一次!”</p>

嗖嗖两枚炮弹射出后,高架终于倒塌了,容器碎裂开,流了一地气味难闻的液体。</p>

然而,人们的状况却没有任何改变。</p>

尤朵绝望地闭上眼睛。</p>

金陵。</p>

虽然没有像万圣那样爆发大规模的冲突,一些漏网之鱼的神殿信徒还是忍出不少乱子,在街上、店铺大开杀戒,禁军出动前死了不少人,闹得整个皇城人心惶惶。</p>

西州。</p>

南慕倾站在海岸上的一处高地,忧心忡忡地望着兽林中心上空,虽然看不见发生什么事,但从刚才起他的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p>

易之,弟妹。</p>

不知道你们那边情况怎样,希望一切顺利。</p>

不止人类混乱,兽林的群兽也因为禁地变化而陷入惶恐。</p>

一声声兽吼彼起此伏。</p>

禁地内,蛟龙看着梧桐木一片片消失,内心惊骇无比。</p>

想到音盏刚才说的话,顿时怒吼着朝凌篁冲去。</p>

它是这个世上最后一条蛟,即便没有龙那么高贵,也属于妖兽链的顶端了,可惜稀薄的灵气注定它修为受限,对上实力大增的凌篁,竟然连十招都没扛过,直接被轰飞了。</p>

砰!</p>

蛟龙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将地面砸出一个坑。</p>

好在它皮糙肉厚,倒也没受什么伤,灰头土脸地从坑里爬出来,看了眼旁边,顿时大叫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交配,赶紧想办法啊!】</p>

音盏差点没被口水呛死,红着脸推开花燮,瞪了蛟龙一眼,“你胡说什么呀!我们没有……那个……”</p>

蛟龙扭过身子,【别解释了,我懂。】</p>

音盏:“……”</p>

花燮摸着嘴唇,火上浇油,“那个是哪个啊?”</p>

音盏又瞪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p>

不过经此一打岔,她的心情倒是平复了很多。</p>

再不舍得,该发生的事依旧会发生。</p>

音盏不知道自己的因是什么,以至于要偿还这样的果,但她能确定的是,她希望花燮活下去。</p>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音盏开口道:“或许能对付凌篁。”</p>

花燮看向她,“什么办法?”</p>

音盏指着不远处,“那里的灵气最浓郁,可能大封就在那个位置,只要把凌篁引过去,借助大封对魔气的克制,或许能将凌篁困住。”</p>

花燮露出怀疑的神色,“刚才我们俩用尽全力都没有成功,现在我体内一点灵元都没有了,你也受了伤,能行吗?”</p>

“不管行不行都要试一试,总不能看着大封被毁。”音盏笑了笑,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我想把阿银、王爷王妃送出来,免得凌篁在小世界伤害他们,你就在这儿照顾大家吧。”</p>

花燮手指倏然收紧,眸中浮动着复杂到极致的暗芒,嘴唇微微颤阖,最后却没有开口,露出个温柔的笑容,“好,但别太勉强了。”</p>

“嗯。”</p>

音盏迅速起身,怕自己再待下去会意志力崩溃。</p>

她挥手将银星等人从小世界送出来,排列躺在地上,最后看了花燮一眼。</p>

花燮静静看着她,虽然是笑着,眼里的悲伤却快溢出来了。</p>

音盏心里一咯噔,她觉得花燮猜到自己要做什么了。</p>

但她没有解释,就像花燮没有阻止她一样。</p>

她从不认为自己是救世主,更没有悲天悯人的心态,做与不做只是一种选择,公主殿下也说过她可以拒绝。</p>

但音盏知道,自己不可能退缩。</p>

花燮曾经这么说:“你我都不是神,也不是救世主,只求问心无愧……”</p>

她是那么喜欢花燮,那么眷恋这个世界,这份饱含世间美好的心,绝不能丢失。</p>

音盏身形朝着远处的梧桐林掠去,白衣上沾染了些许血迹,身子看起来是那么单薄,但眼神却透着义无反顾的坚定。</p>

花燮站在原地,看着越来越远的音盏,几乎要忍不住开口将她唤回。</p>

你真没用!</p>

打不过就看着自己女人出头,阻止她啊!即便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也要留下她!</p>

可是,那样什么都改变不了,只会增加她的痛苦。</p>

攥紧的手心开始流血,花燮却浑然不知,贪恋地看着那道渐渐远去的背影。</p>

又是一片梧桐林消失。</p>

音盏来到半空,看着下方的凌篁,道:“你有没有想过,魔尊本源可能早就消失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