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唇枪舌战

云落看老掌门的表情,好像不太希望这个小姑娘出现在这里,眉头一挑,侧头看向源子钰,用眼神询问。</p>

源子钰也头痛的揉了下太阳穴,用心灵感应笑着解释道:“这个小姑娘叫做妙竹,是五长老捡到的孤儿,从小当成女儿一般娇养着,被惯坏了,性子也最是黏人,门中之人见到她都躲着走。”</p>

“黏人?”云落唇边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是黏人,还是黏你啊?”</p>

源子钰心中“咯噔”一响,觉得自己久违的遇上了一道送命题。</p>

赶紧谄笑道:“凡是门中修为高一点的,她都黏着,不光是我,真的。”</p>

云落笑容凉凉,转头看向老掌门和云清时,又换上甜笑,“掌门,舅舅,我这才刚回来,亲事不着急,还想多陪母亲几年呢!”</p>

一听这话,源子钰便心知不好,本就对妙竹不太好的印象,变得更加不好了。</p>

掌门和云清回过神来,也点点头。</p>

“确实,刚见到母亲就要分开,是急了一些。”老掌门赞同道。</p>

源子钰:赶紧使眼色。</p>

不,不急啊!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落落娶回家呢!</p>

云清打量一眼云落,也赞同颔首:“落落还小,在家陪伴母亲也合理。”</p>

源子钰:目光哀怨盯着你。</p>

不小了,都十八岁了,人家姑娘十三岁就有嫁人的了。</p>

一直观察着源子钰表情的云落,故作没看见他哀怨的眼神,也应和笑道:“是啊,所以成亲的事情先不着急。”</p>

她不是不相信源子钰,也不是怀疑他真跟那个妙竹有什么,只是源子钰毕竟是在这个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位面长大的,那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她不知道是不是也在对方心里扎了根,所以要趁此机会让他明白,拈花惹草的后果就是感情破裂,身边的那些女人,不管是对他有没有兴趣的,他都应该有意识的自己主动远离,将所有祸事从根源断绝。</p>

之前两人一直忙着天栈门的事情,根本没有功夫想这些问题,现在天栈门被清除,两人已经可以谈婚论嫁,自然要将之后的事情细细考虑,将一切防患于未然。</p>

她爱他,但若他不能只有她一个,那她也坚决不会再留在他的身边。</p>

正说着话,楼下两人已经上了楼。</p>

小姑娘上来见到源子钰,眼珠子都是锃亮锃亮的,恨不得一头扑进他的怀里,不过或许是因为源子钰平日里太过冷淡,也可能是因为其身份过高,她最终也没有做出什么越矩的行为,老老实实行了个礼,小声而难掩激动道:“天钰仙尊。”</p>

源子钰微微点了下头,当做回应,便不再看她,满心满眼对着云落,给她布菜,小声说话。</p>

妙竹见此,眉头微皱,不太高兴的瞪了眼云落。</p>

“妙竹,愈发没有礼貌了,还没跟掌门行礼呢!”跟在她身后上来的五长老斥责道。</p>

虽是斥责,语气中却是宠溺和无可奈何。</p>

妙竹闻言,又换上笑脸,对掌门和云清行礼。</p>

云落也放下筷子,起身礼貌道:“见过五长老。”</p>

而后又对妙竹笑了笑。</p>

妙竹并不领情,撇撇嘴,站在原地未动。</p>

源子钰起身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云落,入云谷谷主的外孙女,明川大陆澜岳王国和天垒国的公主。”</p>

五长老闻言,惊诧一瞬,也赶紧回礼,“云落公主。”</p>

几人坐下,老掌门饮了口茶,抬眼问道:“你们两个不是待在乘天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