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卖了换钱

可是到底哪里不对,他又说不出来。</p>

突然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江映之更觉得头痛,起身走出去问道:“怎么这么吵?”</p>

“啊,大师兄!”外面的守门弟子连忙跑过来,有些惊慌道:“是几名内门弟子在门口吵起来了,我现在就将他们赶走。”</p>

江映之点了下头,那弟子赶紧跑出去呼喝几声,不知道说了什么,外面渐渐安静下来。</p>

守门的弟子跑进来关好院门,小心的瞄着江映之的眼『色』,谄媚笑道:“大师兄,他们走了。”</p>

“内门弟子还这么不知分寸,到底是什么事情?”江映之不满的看了院外一眼,问道。</p>

那弟子有些脸红,吞吞吐吐道:“就是,那个,大师兄还是不要听得好。”</p>

江映之闻言眉头一挑,脸上慢慢浮起怒『色』,“这天栈门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该知道的?”</p>

“不不,弟子不是这个意思。”那弟子惊慌的看向江映之,连忙解释道:“我是怕污了大师兄的耳朵,有名女弟子来了月事,想要拿着染了血的衣衫去浣洗的溪边清洗,两名男弟子觉得那血迹晦气,他们的衣物都是在那条小溪洗的,要是女弟子用了,他们的衣服上也会沾了晦气,拦着她不让去,两边就吵起来了。”</p>

“衣物不是都交给明川大陆上收来的侍候弟子了吗?”江映之疑『惑』道。</p>

“那是女人家的东西,她们都不好意思交给别人,所以自己洗。”弟子见他脸『色』稍霁,抹了把汗解释道。</p>

江映之点了点头,突然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紧接着一言不发的迈出院子。</p>

“大师兄?”那弟子见他说着话突然就往外走,喊了一声也没反应,只得快步跟上。</p>

江映之眉头紧皱,握着拳飞快往云落和源子钰的院子里走。</p>

他终于明白是哪里不对劲了。</p>

不管是什么血,一般人都会觉得晦气,沾了血的东西都要烧掉或者扔掉,而他的血沾到了刀叉上,云落不但没有扔掉,还要珍藏起来,那绝对有问题,他们要用他的血做什么?</p>

“啊!”一声痛呼响起。</p>

江映之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脚步顿时停了下来。</p>

“大师兄?”脚下,一名女弟子惊愕的抬头看着他,手臂已经渗出血来,显然摔得不轻。</p>

旁边的女弟子赶紧将人扶起来,对江映之行礼,告罪道:“对不起大师兄,是弟子们冲撞了。”</p>

江映之知道是自己走的太快,不小心撞上了他们,都管自己心绪不宁还着急要验证此刻的想法,没有注意前面还有人。</p>

于是摆摆手,“没关系,你们退下吧!”</p>

“大师兄!”刚要离开,那名被撞的女弟子便喊了他一声,小心将一方手帕托在掌心递过来,轻声道:“大师兄,你的手帕掉了。”</p>

白『色』的手帕已经沾上了灰尘,江映之皱了皱眉,嫌弃道:“不要了。”</p>

那女弟子闻言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激动道:“那、那我可以留着珍藏吗?”</p>

又是珍藏。</p>

江映之不耐烦的点点头,径直离开。</p>

身后两名女弟子兴奋的说话声,离得很远了还能听得见。</p>

“大师兄,这是云师姐和云师兄的院子,要不要我去叫他们来迎接?”到了院外,跟在后面的弟子立即气喘吁吁的问道。</p>

“不用!”江映之冷冷道了一声,手上法诀迅速变换,门锁“啪”的一声被打开,他直接推门而入。</p>

弟子被他这种霸道的硬闯方式吓得直冒冷汗,幸好这是两位脾气最好的师兄师姐的院落,不然换了别人,肯定大师兄刚踏进院子,里面的弟子便会人也不看是谁的打出来。</p>

“大大大师兄!直接进屋不太好吧?我们还是敲敲门吧!”眼见着江映之又要用同样的方法去开屋门,弟子立马阻止道。</p>

怎么说这也是人家的房间,总要留一些隐私的。</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