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哪里不对

“师姐进去吧!”守门的弟子闻言赶紧给她开门。</p>

“这个给你。”云落顺势在他手里塞了块点心,冲他眨了眨眼。</p>

那弟子咽了口口水,对她笑得更加灿烂了。</p>

“这回是什么好吃的?”江映之见到她手里的盘子,也是眼睛一亮。</p>

这些日子胃口被她养的大了许多,平日里总想着她送来的那些吃食,没想到今天正想着,她就过来了。</p>

“今天云食小铺送来了通心粉,我做了给大师兄尝尝看,怕师兄吃不够,还做了牛排。”云落脸上一副炫耀的小模样,将盘子小心放在石桌上,打开长条木盒,“刀叉是用来吃牛排的,勺子用来吃通心粉。”</p>

江映之点点头,迫不及待的将手伸进木盒。</p>

下一秒,却是长长抽吸一口冷气,皱起眉头。</p>

“啊,大师兄,你的手划破了!”云落紧张的拉过他的手查看。</p>

或许是因为太过着急没有注意力道,手指上的伤口被她重重一捏,疼得江映之又是“嘶——”的一声。</p>

“对不起对不起,大师兄我弄疼你了吧?”小姑娘急的眼眶都红了,手上动作顿时放轻了许多,语气中是满满的愧疚,“我没想到会让大师兄受伤,都是我的错。”</p>

这点伤对于江映之来说,本来就算不得什么,见到云落望着自己,眼眶中水珠要掉不掉的可怜模样,也开不了口责骂,“没什么,小伤而已。”</p>

他看了眼手指伤处的血珠,收回来,用手帕裹住,凝眸对上木盒中的餐具,招呼弟子道:“这刀叉扔了吧!”</p>

“别!”云落连忙拦下那名弟子,将木盒小心的收起来,“这刀叉是哥哥差人用心做的,虽说做的锋利了一些,但还是他最喜欢的,我要留着。”</p>

“你知道锋利,才给我用的?”江映之却是在别处抓到了重点,拧眉问道。</p>

“对啊!”云落似是不明白他脸『色』为什么突然变得这样不好看,茫然道:“上次大师兄用刀叉的时候,我看你好像不太会用,一直切不下来,正好我记得哥哥有一套珍藏的刀叉,因为太锋利一直没有用,我就给拿来了,想让大师兄能吃的舒服一些。”</p>

听她这样说,江映之认真盯了一会儿她的眼睛,舒展眉头道:“你惦记大师兄,大师兄知道,只是这东西危险,以后不要再给人用了。”</p>

云落听话的点点头,眼睛不住瞟着江映之的手指,瘪瘪嘴又想哭的模样。</p>

江映之惯不会哄小孩儿,赶忙道:“我没事,用筷子和勺子就好了,你也回去吃饭吧!”</p>

“那、那我回去了。”云落怯怯的看他一眼,走到门口又转身问道:“我下次还能来给大师兄送吃的吗?”</p>

“当然可以。”江映之挑了下眉,道。</p>

云落这才高兴的一蹦一跳往回走,唇角闪过一抹小得意,又迅速被她收敛下去。</p>

“你刚才去哪儿了?”她一回来,源子钰便关切问道。</p>

“等下跟你说,咱们先吃饭吧!”云落将长条木盒放在床上,拉着他走到饭桌旁。</p>

见她坚持,源子钰只好先坐下来。</p>

“刚才你们都说什么了?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云落坐下问道。</p>

“嗯,对,本来我已经拉拢了不少明川大陆弟子,不过经过中庭的讲话,现在大部分人都开始动摇了,他们说我口说无凭,不愿意相信我的话。”阿尔奇懊恼道。</p>

“我们自然不会让你口说无凭的。”源子钰安抚道。</p>

“之前你让我收集了那些明川大陆弟子的姓名和家庭信息,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好计划?”</p>

“早就安排好了。”源子钰笑着将从云食小铺伙计送来的食盒中拿出来的东西递给阿尔奇道:“这个就是让他们相信你的证据,使用方法我已经写在里面的信件上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