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重伤

电光火石之间,一股澎湃的灵力冲击而来,极大的力道将江馨月掀翻在地。</p>

她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向护在云落前面的男人,喃喃道:“你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灵力?”</p>

“不过不管怎样,你们都要跟我在一起。”江馨月目露凶光,扯开嘴角阴森森笑道:“留你们在这孤单的世间,我可舍不得!”</p>

下一秒,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再次攻向云落。</p>

云落拧眉,这是把她当然柿子捏了。</p>

抽出腰间短剑,白色的灵力将黑色剑身包裹住,挽梨剑法顺势而出。</p>

“咯吱——”剑身从江馨月包覆着灵力的尖利指甲划过,发出刺耳的声音。</p>

“这是什么剑法?”江馨月惊诧后退数步,眼神凌厉起来,“你们果然不是一般人,哈哈哈,无论你们是什么人,我今天都要让你们跟我一起下地狱!”</p>

双臂一展,她身上的衣袍鼓胀,灵力倾泻而出,双手指甲愈发尖利,动作飞快几乎看不清身影。</p>

云落瞬间便从主动化为被动,但很快也要抵挡不住。</p>

背后一暖,耳边响起源子钰的声音,“换我!”</p>

紧接着,那股暖流直达丹田,她接受了源子钰输送过来的灵力,手上白光大涨,猛地将对面的人弹开,而后旋身后退,手上的短剑到了源子钰手里。</p>

乌黑短剑一抖,在他手上挽了个剑花,发出愉悦的嗡鸣声。</p>

短剑朝再次扑过来的江馨月刺去,对方察觉到这庞大的灵力,也不敢再轻视,身上佩剑也从剑鞘飞出被她握在手里。</p>

“乒乒乓乓”兵器的碰撞声延绵不绝,两人化作两道影子,模糊到看不清动作,云落只能眯着眼睛观战。</p>

随着重重一声撞击,江馨月握剑的手被撞的发麻,一股剑气横冲而来,将她重重击倒在地,喷出一口鲜血。</p>

源子钰长身玉立,冷眸俯视着她,手中乌黑短剑剑尖直指她的鼻尖,“束手就擒吧!”</p>

“哈哈哈哈,束手就擒?我江馨月的人生里就没有认输和投降这两个词!”她恶狠狠的盯着两人。</p>

“你这天栈门的恶徒,不要再挣扎了,你是逃不掉的!”</p>

这时,老国主带着一众亲兵从后院走进来,士兵将江馨月团团围住,手中长剑无一不指向她。</p>

源子钰则走到云落身边,将短剑重新帮她收回剑鞘。</p>

“不要碰我!都不要碰我!你们这些贱民,怎么敢碰至尊的神!”江馨月受了伤,灵力又用的差不多了,只能胡乱挥舞着手臂,阻止那些士兵抓她。</p>

云落轻笑一声,“神?你也配称神?不过是假冒的而已。”</p>

江馨月声音顿时被噎住,震惊的看着他们二人,“你们,你们……”</p>

她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想要脱口而出,然而并没有说出口,便在晃神瞬间被扑上来的士兵抓住双手,从地上拽了起来。</p>

“不行,我不能跟你们走!”江馨月惊慌挣扎,下一秒,有突然安静,看向云落和源子钰,吃吃笑道:“我知道你们是谁了,哈哈哈,我知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你们是故意骗我,故意进入天栈门的!既然你们都来到了我的身边,那我就算死,也不能放开你们!”</p>

她大笑着猛地用灵力震开周围的人,血色从眼睛满眼到整张脸。</p>

云落之前见过这种情形,康南自爆之前便是这个样子。</p>

“她要自爆,大家快出去!”</p>

江馨月修为不低,一旦自爆,半个都城都有可能不保。</p>

手上法诀不断变换,源子钰身上白光莹莹,云落知道,他这是正在给江馨月身上加设结界,以免她自爆伤到无辜的人。</p>

“哈哈哈,你这是白费功夫,想要阻止我的自爆,就凭你根本不可能!”</p>

瞧着源子钰面色开始发白,额角也有汗水留下,云落知道对方的话里并没有夸张的成分。</p>

源子钰不是说自己的功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吗?怎么还会是这种样子?</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