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敌袭

“呼——”深深吐了口气,她用力压下心中的焦躁,将身体放轻松,缓缓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再次进入睡眠状态。</p>

星月从空中褪去,太阳从东方再次升起,这一天,是所有人都在忙碌的一天。</p>

城外森林里的石头房子,有人动了机关,将里面的人请出来。</p>

胖店主早早在源子钰和云落安排下被人送回了边缘城镇,将带回来的信息告诉每个爱国的子民。</p>

秘地,迈伦和里昂收到同学带来的消息,一步不停的将计划全盘告诉给那些少年少女们,年轻的男女们,燃烧着仇恨火焰的眼中,倏然冒出了希望的光芒。</p>

王宫里,少年和少女认真记下里面所有的兵力布置,换岗时间,并计算从守卫各个位置到达那座曾出过事的宫殿的时间。</p>

其他学生也在紧张的用自己的特长准备各种需要的东西,并将“三天后有人将要进入王宫救下老国主”的消息散布出去。</p>

看不见的地方,所有人都在热火朝天的做着准备,不被注意的时间里,无数的东西被来回运送、分配,静待着最后的命令。</p>

“呵呵,要进入王宫营救老国主,这个消息你们是从哪里听到的?”江馨月歪坐在椅子上,笑容讥诮,摆弄着手中的杯子问道。</p>

“江师姐,这个消息现在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p>

天垒国中几名地位最高的弟子现在全都站在江馨月面前,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拱手回答江馨月的问题,并将手中的白纸递了上去。</p>

天栈门的规矩是谁修为高谁、谁后台硬,谁的地位便高,因而这几位弟子虽然每一位的年龄都比江馨月大上很多,但是没有江长老那种好爹,也没有她的修为,便也只能乖乖的叫声“师姐”。</p>

“江师姐,昨天晚上开始,这些白纸就在天垒国各个小镇张贴飞散了。”</p>

江馨月皱着眉头拿过白纸,就见上面写了一堆鬼画符一样的东西,“这都是什么啊?看不懂!”</p>

“这是明川大陆的文字,容我给师姐翻译一下。”那名弟子赶紧重新拿过白纸道。</p>

修仙之人可以用言灵符让自己听懂并说出其他生灵的语言,但是言灵符的作用只能限制在一种语言上,而且有一定的时限,他们来到这片大陆之后,所有天栈门弟子便随身备着这种符纸,以便跟这里的人进行沟通,一些地位高的人,还可以使用更加高级的言灵丹,丹药的效用时长会比符纸好很多。</p>

而像源子钰那种,则拥有更珍贵的言灵珠,只要言灵珠在身体中,便可以永久听懂这种语言,而且还可以切换别的生灵的语言,最多三种,用完之后便可以废弃。</p>

不过能听懂、会说,不代表他们也可以看懂这里的文字。</p>

源子钰在云落跟乔纳斯学习文字的时候也学会了这里的文字,但是江馨月并没有学过,自然也看不懂白纸上面的字。</p>

“咳咳。”那名弟子清了清喉咙,看着白纸念道:“现二王子只顾享乐,将国民生命当儿戏,贵族大家族受受人蒙蔽,将国家拱手送他人,国主陛下重病无力,被奸人囚禁王宫中,人民哀哀之声难以上达王城,幸得明川之神降下恩旨,命我等拯救天垒国于水火,三日后,勇士们必定降临都城王宫,救下国主,斩杀奸人,将天栈门恶徒赶出国门!”</p>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江馨月不耐烦的挥手,“你们凭着这些东西便认定三天之后有人会进入王宫救下那个老东西?”</p>

“江师姐,现在这些写着文字的纸张已经握在了每个人的手中,能够做到这点的,肯定是一个庞大的队伍,我们不得不防啊!”</p>

“而且现在那些天垒国的贱民在拿到这些纸张以后,都隐隐生出了反叛之心,我们再不制止,恐怕真的会引出大麻烦。”</p>

“哐!”</p>

茶杯重重砸在桌面上,江馨月冷哼一声,眼睛冷冷睨着面前几人,“他们是不想要荣华富贵了?不想进入神殿了?还是不想自己的儿女活命了?”</p>

“江师姐恕罪,是我没有说明白,那些心怀反叛的贱民,都是一些平民,而且还是家中没有天赋之人被送入天栈门的家庭。”</p>

“嗤——”江馨月面上笑容愈发讥讽,“怪不得,那些贱民就是这样,自己没有能力就眼红别人,得不到好处就想反叛,最后都是丢了自己的性命。”</p>

“呵呵,不过就算整个天垒国的人都反叛又如何?都是一些只会点小法术的愚昧之人罢了,没什么好怕的,他要来,那就让他们来好了,那些人还真能打得过我们是怎样?既然他们自以为找到了我们囚禁那老东西的地方,那我们也好好布置一番,让他们觉得自己真的找对了地方,然后,我们趁其不备,将他们一网打尽!”</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