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玉石俱焚

“我怎么会不想出去。”老国主叹息道:“但我现在还不能走,若是我走了,天栈门的人必定很快会发现,到时候肯定会大肆搜查,遭殃的便是我天垒国子民,而且就我这把老骨头,走不了多远就会被抓回来,只会拖累你们这些年轻人。如此,倒不如不走。”</p>

“那天垒国,就任由二王子和天栈门的人糟蹋吗?”云落拧眉道。</p>

“当然不能,我天垒国在明川大陆屹立千年,就算今日失去明川之神庇佑,消失在这片大陆,我千万国民却也不能任由他们肆意宰割!咳咳咳!”老国主气得咳嗽,身旁的侍者连忙过去帮他拍背、喂水,缓了一会儿,他才又道:“可惜我的大儿子如今生死不知,不然怎么容得他们在我眼前作恶?”</p>

他神色哀哀,目光无神的望着黑黢黢的墙壁,声音木然道:“你们是澜岳王国国主派来帮助我的人,那我可以再请你们帮个忙吗?”</p>

“您请说。”云落干脆应道。</p>

“这是我的令牌和国王印玺。”老国主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了这两样东西,递给云落。</p>

令牌和印玺都是用不知名的石头制作、雕刻的,样式精美独特,入手如玉般温润。</p>

云落拿着这两样东西,疑惑看向老国主,“您这是?”</p>

“呵呵,天栈门和那个逆子或许能说服天垒国的贵族、控制天垒国的商人、抓走天垒国的平民,但是,绝对动不了我天垒国的军队。”老国主冷笑道:“你拿着令牌去城外三里处的森林,那里有一座没有窗户也没有门的石头小屋,小屋旁边有一棵干枯的大树,一共有六条树根,你将最短的那条朝右边掰三下,里面的人就会出来见你,到时候,你将这令牌拿给他看,告诉他隐秘迅速的将天垒国子民全都带出国家。”</p>

“天垒国那么多人,他们真的能将人全都带走吗?万一有人不配合怎么办?”云落心里对这个决定有些不赞同。</p>

“他们是天垒国王室最强大的一支军队,别人都以为他们只是天垒国的传说,只有历代国主才知道他们是真的存在。”老国主万分笃定道:“只要我的子民看到他们胸前的徽章,就一定会跟他们离开。等到大家都离开这里,你就将那印玺塞进国门主城门右侧最下面,从左往右数第三块石头那里,只要用力塞进去就行,然后你们也把自己的人一并带走离开吧!”</p>

“那您呢?”</p>

“我?我要留在这里,我要守着我的天垒国,睁大眼睛看着那些天栈门的人是如何死的!”老国主仰头癫狂大笑。</p>

“国主陛下。”身旁的老侍者哀哀叫了一声,对老国主深深鞠躬,却是没再说什么。</p>

云落和源子钰互看一眼,几乎是同时的,想到了一个词——玉石俱焚。</p>

“印玺塞进去之后,天垒国到底会怎么样?”云落认真的盯着老国主问道。</p>

“你们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老国主精明的眼中透着决绝,“我天垒国建国之初,初代国主便在底下设置了巨大的魔法阵,如若有一天某一任国主无力抵抗外敌,便启动魔法阵,整个天垒国便会落下天罗地网,天降大石,土地下陷,将整个国家和里面的敌人一起埋葬在这片土地下!”</p>

“我是天垒国的国主,如今年迈衰弱,养出那样祸国殃民的逆子,是我对不起国家和国民,我自当在这里跟敌人们同归于尽,用生命来赎罪,但是我的国民们没有错,请你们务必将他们安全带出天垒国,如若澜岳王国的国主能够看在我两国一向交好的份儿上收留我的国民,那就更加感谢了。”</p>

云落抿了下唇,将印玺重新塞回他手里,“令牌我收下了,但是印玺我不会用。我会去找你说的那支军队,只是他们的任务不是带着国民逃命,而是拯救天垒国,拯救那些被天栈门坑害的人。国主陛下,并不是只有您一个人热爱您的国家,你的子民同样热爱这个国家,并至死不愿离去,他们愿意与您一起对抗天栈门,而不是独自逃生。”</p>

“现在,很多国民已经团结起来,就等您一声令下,对天栈门进行反击了。”云落严肃道:“您只有带领他们夺回天垒国,才是真正遵循了他们的意愿。我们澜岳王国的人也会帮忙,到时候您的军队和我们的军队里应外合,一定能将天栈门的人全都赶出去。”</p>

见老国主仍是一副毫无希望的模样,云落一字一顿加重声音道:“而且到时候,天垒国的大王子会第一次率军冲进来!”</p>

“你、你说什么?”老国主一个激灵,猛地抬起脑袋,似是没有听懂,茫然的望着她。</p>

“天垒国的大王子没有死,得到我们进攻的信号,他会第一个率军冲进来!国主,现在,你还要玉石俱焚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