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自己的媳妇儿自己抱

别处……</p>

江馨月身子一颤,对啊,这王宫里的重要地点,可不止那座宫殿一处,万一康南说的是真的,那后果可不堪设想!</p>

怀疑这种东西,只要一生出来,便会无限蔓延。</p>

江馨月越想越害怕,本来走向宫门的脚步倏地一转,朝云落和源子钰的住处迈去。</p>

身后,康南露出得逞的笑容。</p>

不管那对兄妹到底是不是奸细,但只要在江馨月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那么他们做什么都像是在做坏事,即便是江馨月相信了他们,他们意识到江馨月的怀疑,心里也会不舒服,并与之产生隔阂,无论是哪一种,对他来说都是有好处的。</p>

“哐哐哐!”急促而沉重的敲门声在宁静的暗夜尤为清晰。</p>

“哐哐哐!哐哐!”江馨月拧着眉敲了好几下,却不见里面的人有反应,当即眼角一凛,大力将门推开。</p>

快步走进屋子里,她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别,径直走到床边掀起帘子。</p>

床铺上干干净净,被子也被叠的整整齐齐,完全没有人睡过的痕迹。</p>

下意识的,抓住帘子的手便紧了紧。</p>

随后而至的康南见此情景,眼睛倒是亮了亮,幸灾乐祸道:“师姐你瞧,我就说他们兄妹有问题吧!大半夜的,人不在房间里睡觉,多奇怪啊!而且还偏偏是宫殿那边发生事情的时间,要说不是奸细,那还能是什么?”</p>

江馨月回头瞪他一眼,心中虽然对源子钰和云落怀疑,但还是不能完全确认,又快步出去走到云落的房间。</p>

抬手刚想敲门,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p>

源子钰一张略带睡意的慵懒容颜立即出现在江馨月眼前,声音暗哑道:“江小姐这么晚是有什么事吗?”</p>

“云钰,你怎么会在韵韵的房间里?”江馨月又惊又喜,但还是有所怀疑。</p>

源子钰拢了拢身上披着的外衣,侧身用下巴点了点床上正迷迷糊糊揉眼睛的云落,笑道:“云韵每天晚上必须我搂着才能睡着,你也是知道的。”</p>

“可是,外面的守卫说没有看到你们有人出房间。”江馨月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源子钰,试图在他脸上找到一丁点心虚。</p>

只是对方似是对她的探究毫无察觉,十分自然地摆出疑惑的表情,“是吗?我也不清楚,我从房间里出来就直接到了韵韵的房间,可能在外面走动用的时间比较短,守卫没有看到吧!毕竟我进韵韵的房间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p>

江馨月闻言,也觉得有理,渐渐放下心来。</p>

“看你们就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康南可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们,飞快上前推开源子钰便往屋子里闯。</p>

“你做什么?”源子钰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也转身去拦他。</p>

只是对方动作太快,他没有拦住,被对方抢先一步来到床边,一把将床上的被子掀了起来扔到地上。</p>

“啊!哥哥!”</p>

床上的小姑娘被吓得不轻,手忙脚乱的缩到床角抱着自己的双膝瑟瑟发抖,可怜巴巴的呼唤着源子钰。</p>

“康南,你吓到韵韵了!”源子钰大手猛然用力扯上康南的后领,狠狠将他从床边拽开。</p>

康南在对方的力道下当即朝后退了几步,趔趄一下,终是没站住跌倒在地上。</p>

“康南!你这是做什么?”江馨月也被他冲动的举动吓了一跳,将他摔在地上扶也不扶,而是蹲在床边看向被源子钰搂住的小姑娘,愧疚道:“韵韵,是不是吓坏了?不怕不怕,江姐姐一会儿教训他。”</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