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还这么凉

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他飞身而上,一拳重重朝云钰那张蛊惑人心的脸袭去。</p>

“啊!”</p>

江馨月没想到康南一声不吭就对云钰动了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云落的惊呼声让她猛然回过神,赶紧出手阻拦。</p>

灵力从掌心汹涌而出,衣衫瞬间鼓胀起来,发丝纷飞,周遭人只见那马上就要贴到云钰脸上的拳头倏地不见,而后,便听闷哼一声,打人男子飞撞在门口的柱子上,“噗”的吐出一口鲜血。</p>

旅店中的人都愣住了,就连江馨月自己都愣住了,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半晌才反应过来跑过去对南康伸出手。</p>

“不要碰我!”南康悲愤的打开她的手,勉强扶着柱子撑起身体,深深看了眼云钰,转身跌跌撞撞离开。</p>

江馨月唇瓣嚅动,目露愧疚,想要喊他,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喃喃道:“我不是故意的。”</p>

她也没想到南康打人竟然没有用灵力,刚才那种情况,她脑子中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要让他伤到云钰,出手不自觉便重了几分。</p>

可是,他怎么就不躲呢?</p>

“江姐姐,你不去追么?”云韵走过来,扯了扯她的袖子,扬起小脸问道。</p>

“我、我不去。”江馨月逃避般垂下脑袋,硬生生道:“你们先吃,我想回房间休息了。”</p>

云韵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才坐回到椅子上。</p>

源子钰继续给她夹菜,直接用心灵感应沟通,“多吃点,虽然不及你做的好吃,但是在这里还能吃到这种饭菜也很难得了。”</p>

吃下碗里的菜,再给源子钰加上一筷子,她叹息一声,也用心灵感应道:“若这两人不是天栈门的人,帮他们凑成一对好姻缘也挺好的。”</p>

“就算不是天栈门的人,也不一定能被你凑成一对,你看那江馨月,完全以貌取人,怎么可能看得上长相平凡的康南?”</p>

“那可不一定,你看她伤了康南之后,心里还是很愧疚的,说不定两人在一起其实已经生出了感情,只是她自己还不曾察觉。”</p>

“就算有感情,也不一定就是男女之情,咱们还是不要多事。”</p>

云落斜眼瞪他,“对康南不是男女之情,难道对你就是?”</p>

“对我也不是。”源子钰失笑,“说句不要脸的话,她对我殷勤,不过是痴迷这张脸而已,若是没了这脸,她又哪管我是谁?”</p>

云落心里舒服不少,“算你还有自知之明。”</p>

“当然有自知之明,也知道,这世间,唯有你看的不是这皮囊,心悦着我的灵魂。”他狭长黑眸中透着悠然自得的笑意,唇瓣弯起的弧度恰到好处,勾人而不自知。</p>

云落双颊微热,低头吃东西,没有用心灵感应,而是小声在心底默默道了一句:“自恋。”</p>

“其实,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突然,源子钰面上笑意收敛了些许,看向她,“若他们没有作恶,最后天栈门覆灭的时候,将他们放掉也无妨,我们只是想要制止天栈门作恶,并不是想要大开杀戒。”</p>

听他这样说,云落缓缓叹了口气,垂下的眸子中透着几分纠结。</p>

源子钰很敏感,她心里想的,他的确都猜到了。</p>

这一天下来,她真的有点不忍心伤害江馨月和南康,总是时不时的想,若对方不是他天栈门的人便好了。</p>

在没见到天栈门的人之前,她觉得对方都是大奸大恶之人,再加上石头小镇遭遇的冲击,总觉得这些人死有余辜。</p>

可是见了天栈门的人之后,看到真正鲜活着的生命,便有些难以抉择。</p>

毕竟是生在和平年代的人,动不动就取人性命的事情,她真的有些做不出来。</p>

“希望吧!希望我们遇见过的,都是没有做过坏事的人。”</p>

揉了把云落的发丝,源子钰叮嘱道:“明天跟江馨月去边界的时候,你自己小心一点,我不能陪你去,只有支开江馨月,我才能留在这里要好好查探一下天垒国的情况。”</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