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早就被天栈门控制了

这是明目张胆的抢人啊!</p>

陈昊被对方的无耻惊得不出话来,半才结巴道:“可、可是……”</p>

“可是什么?你觉得就你这点水平,就算收了直系弟子,又能教他们多少?一年就学一个御剑术吗?可别耽误了人家好苗子。”男人摆弄着手里的木牌,嘲讽道。</p>

陈昊知道对方的没错,可他就是不甘心。</p>

“行了,没什么事就走吧!看在你今找到这名弟子的功劳上,这个月就不用再出去了,在你的屋子里好好待着吧!”</p>

呵,这是怕他出去跟那名弟子联络,直接断了他们的联系!</p>

陈昊一口银牙险些咬碎,却仍然只能毕恭毕敬行了个礼,道一声:“是!”</p>

反正他也不知道那对兄妹的名字和来历,想联络也联络不上,他还乐得清闲呢!他一开始就想要对方记这一个知遇之恩而已,既然师兄想要抢人,那就让给他,就是不知道到时候那兄妹是相信自己还是相信他了。</p>

走到院门口,陈昊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冷笑一声,拂袖而去。</p>

那男人则手上白光一闪,将木牌放进了储物玉佩中,露出得意的笑容。</p>

艳阳高照,秋日凉爽,可中午太阳还是有些烈,众人走了大半,实在是累,便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歇息。</p>

“落落和源子钰这一手可真是厉害,这下他们要是想潜入栈门,不仅不会被人怀疑,不定还要被人供起来呢!”托尼喘了口气,想到早上的事情忍不住称赞道。</p>

不同于他的欢喜,叶桓风反而有些担忧,“我思来想去,你们这样做还是太过危险,这牌子还是千万藏好,不到紧要关头,不要轻易拿出来。”</p>

“放心吧叶哥哥,我们不会主动招惹栈门,现在实力不足,也不知道那个陈昊在栈门中的地位究竟如何,这东西弄不好不但不会成为保命符,不定还会成为催命符。”云落安抚道:“我们现在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机会,万一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呢?”</p>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听他这样,叶桓风也舒展了眉头。</p>

“对了落落,我一直好奇,你当初在富饶镇是怎么知道盖伊是一阶火系初级剑士的?我都没看出来!”托尼继续好奇问道。</p>

“就是,好了以后就突然有了那种能力,就像你们能看到别人身上有没有元素之力一样,我也能看到,只不过比你们看的更加详细一些。”云落笑着解释道。</p>

“哈哈,看来是明川之神觉得落落以前经受的苦难太多了,所以才在落落好起来之后给了她这么多技能!”托尼闻言笃定笑道。</p>

“是啊!落落以前多苦,现在这样就好了,希望以后还能更好。”多丽也拉起云落的手,笑容真诚。</p>

云落也对她笑笑,眼角却瞟见源子钰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嘟了嘟唇,瞪他一眼。</p>

“你叫我哥哥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现在还瞪我?”</p>

心灵感应十分好用啊!动不动就传话给自己。</p>

云落撇撇嘴。</p>

“谁让你那么看我,我又不能告诉他们,不好意思,这具身体是我捡的,之前那个不是本人吧?而且,在我们那里,哥哥是对未婚夫的昵称。”</p>

“……你觉得,这样的鬼话我会信吗?”</p>

“真的,我们那里有个国家,哥哥的发音是欧巴,他们管自己男朋友,哦,就是还没定亲的准未婚夫,还有未婚夫,甚至丈夫都叫欧巴,所以我叫你哥哥也没毛病啊!”</p>

“这……行吧!算你有理,但你那挽梨剑法又是从哪里学的?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p>

“那个呀!”云落犹豫一下,想了想,还是决定将澜月宝鉴的事情告诉他。</p>

其余几人见两人就这么对望着,也不话,忍不住都笑了起来。</p>

源子钰正用心灵感应跟云落交流,“那种东西要自己好好收着,以后千万不要再将这件事告诉别人。”</p>

下一秒,就听到众饶笑声。</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