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灌醉他?

云落一瞧他纠结的表情,便知道这人肯定是带了任务的,她自然不会让他再去祸害别人。</p>

眼珠一转,她真道:“神使大人,我哥哥既然被定下来是栈门的弟子了,那是不是彼此也要交换什么证明的信物呀?我听有人还得到了手镯之类的东西。”</p>

男缺时这姑娘又要为哥哥讨要法器,便笑道:“那是自然,我们栈门绝对不会亏待弟子,晶石、储物手镯、修炼功法,我都会给你们,还有传递消息的通讯石。”</p>

“对了,木牌!”他突然想起来这回事,赶紧手腕上白光一闪,立马出现两块木牌,递过去道:“这木牌能够证明你的身份,你一块、我一块,有了这块木牌,就能证明你是被我引入门的,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亮出你的木牌,栈门的人就能知道你是我门弟子,这可是别的弟子都没有的,快快,你赶紧在上面各自滴上一滴血!”</p>

多亏这姑娘,让他想到了这个交差的办法!带有自己气息的木牌,本来就是用来传给自己直系弟子或是向门中弟子传递消息的,他出门为了以防万一正好带了两块,栈门的人只要看到上面的气息,便知道这是自己的人,而师兄看到沾有生人气息的木牌,也会相信自己收了直系弟子,不会再责怪自己。</p>

没有带回去美人,却为门里收了个赋极佳的弟子,应该也算是功大于过了。</p>

“我是栈门的核心弟子,你们凭着这块带有我气息的木牌,在明川大陆收的弟子中便可以横着走!”男人哼了一声,自豪道。</p>

“哇,神使大人,你对我们可真好!”云落抱着手感动的望着他道:“而且还这样强大,要是我哥哥能有你十分之一强就好了。”</p>

云落本来只想让他们交换信物让这男人先交个差,没想到现在直接换来了这么一个好东西,自然对男人又是夸赞一番。</p>

“咳,只要好好修炼,会赶上我的。”男人挺着胸脯,作出前辈的模样斜看了源子钰一眼,一本正经道。</p>

云落低头轻笑一声。</p>

赶上你?你现在恐怕连源子钰一根手指头都赶不上吧?</p>

云落猜的没错,这家伙是个不学无术的,不然又怎么会连最基本的清洁术都不会?</p>

见到源子钰的血滴在木牌上,散发出刺眼的白光,男惹时心中更为惊喜,这气息,简直是生来便为修仙而存在的人啊!明明都没有修炼过,血液中的灵气却这样充足,这回真的是捡到宝了,若是这人能在栈门混出头来,一定也不会忘记自己的知遇之恩,到时候,他可真就能在众位弟子中昂首挺胸的做人了。</p>

让源子钰留下一块木牌,男人将另外一块珍重的收在储物手镯里。</p>

“这下可以了,我们走吧!”男人满意点头。</p>

源子钰和云落也对视一眼,各自露出狡黠的笑容。</p>

几人很快到了旅店,少女已经收拾干净,特意帮男人准备好了房间和洗浴用品,见到几人从后门进来,赶紧迎了上去。</p>

“你们回来了!我已经准备好洗浴的东西了,请跟我来吧!”</p>

正巧叶桓风等人也刚从外面回来,托尼正想上去打招呼,就被多丽一把扯住,其余的人见源子钰和云落也跟好像没看到他们一样,再看眼那灰袍饶装束,便立即噤了声,也假装跟对方不认识。</p>

“那我们就先回房间了,等下再去找你!”将人送至门口,源子钰便立即恭谨道。</p>

“嗯,好。”男茹零头,也没多想,乐呵呵进了房间。</p>

直到源子钰和云落进了中间的房间,几人才观察着周围,迅速闪了进去。</p>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人是栈门的人吧?你们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危险的事情吧?”一进房间,多丽便关切的问出一连串问题。</p>

“那人确实是栈门的人。”源子钰微微一笑,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讲了一遍。</p>

“你们可真是胆大啊!”叶桓风哭笑不得的点了下云落的额头,“尤其是你,落落,你这脑瓜是怎么想出那些稀奇古怪的点子的?你就不怕对方发现吗?还有,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该不会真要拉着源子钰去栈门吧?”</p>

“那也并无不可啊!”云落嘟囔道。</p>

“嗯?”源子钰眼角妖娆之色蔓延,略带危险的看过去,勾唇声贴在她耳边道:“之前叫我哥哥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现在又想做什么坏事?”</p>

云落耳洞痒痒的,对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水眸弯弯,“那不是一时情急嘛!哪有什么坏事?”</p>

她表情无辜的看向众人,“我可不是贪玩儿,我这是在做正经事,而且都是为大家好的事情,那男人一看就人傻话多,我也是为了降低他的防备,帮大家多套出一些有关栈门的消息嘛!而且有了那个牌子,我们以后遇到栈门的人也不怕危险了,不定,还能去栈门来个一日游!”</p>

众人:信了你的邪嘞!</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