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水柔丝

“是叶子!”妮娜第一个发出声音。</p>

“没错,就是叶子,你吹口气试试。”</p>

妮娜将信将疑的冲那里吹了口气,发现那深绿、坚韧的叶片飞快的颤动起来,并发出“嘤嘤嘤”的声音。</p>

“哈,我知道了,原来这声音根本不是嘤嘤怪自己发出来的,而是风吹动叶片,叶片振动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发现了这个秘密,妮娜整个人都兴奋起来,眸中溢满了光彩。</p>

“原来是这样啊!”</p>

“那嘤嘤怪就不能算是魔兽了。”</p>

“怪不得是从树上掉下来的。”</p>

“可是,它为什么会黏在饶身上呢?而且它会飞啊!”盖伊不明白道。</p>

云落想了想,从地上捡起一根咕咕鸟的羽毛扔上半空,命令道:“捉住它!”</p>

盖伊下意识便伸手去捉,然而不论他用多大力气,那羽毛都好像与他作对一样,怎样都抓不到。</p>

最后,他累得气喘吁吁,那羽毛却自己黏在了他汗涔涔的额头。</p>

他好像明白零什么,但仔细想又有点迷糊,便求救的将目光移到云落脸上。</p>

云落笑笑,将一根羽毛再次扔上半空,看着它摇摇坠下,才伸手去接,羽毛听话的落在她的掌心。</p>

“你越用力,周围被你带动的气流就越多,就像你身上有风一样,羽毛一靠近你,自然就被你身上的风吹走了,而你停下静止的时候,羽毛因为没有气流就会落在你身上,你身上因为运动出了汗,它便会黏在你的身上。”她轻声解释道。</p>

“不对不对,那些被嘤嘤怪黏上的人,也有很多在动的。”盖伊立即否定道。</p>

“因为他们在躲,躲避的动作同样会带动气流,但是跟捕捉时的气流方向相反,反而会将嘤嘤怪带到身上。”云落笑道,“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想要捉它却捉不到,想要躲它也躲不开。”</p>

就像时候那种点燃就会在地上边转圈边发出彩色火光的烟花,有男孩子调皮故意往女孩子身上扔,可是自己往后面躲的时候却带起了气流,使坏的烟花反而飞到了自己身上。</p>

她有点想念以前放烟花的日子了。</p>

从回忆中醒来,云落继续指着藤蔓上的嘤嘤怪道:“你们看,它身上分泌出了一种花蜜一样的东西,再看看洞里那些,都没有黏在一起,你们觉得是为什么?”</p>

源子钰伸手试了一下,“洞里的温度比外面要低上很多,所以,嘤嘤怪应该是在温度高的环境下才会分泌出这种汁液,而饶身体温度很高,它们才黏上就掉不下来。”</p>

“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只有在晚上才会飘到镇上的原因!”盖伊拍手高声道。</p>

云落点点头,她还怀疑跟热岛效应有关,只是这里没有研究那方面的学者,她也确定不了。</p>

“这洞口边缘的嘤嘤怪上面都有伤痕,还有被啄的痕迹,呵,我知道了。”叶桓风也轻笑一声,道:“嘤嘤怪是被风带到镇上的,而咕咕鸟是追着嘤嘤怪来的,它们以嘤嘤怪为食!”</p>

“这样就的通了!我就漫的嘤嘤怪,怎么一到早上就全消失不见了,原来都是被咕咕鸟给叼走了。”盖伊目光崇拜的看向云落,等待她对这一法的肯定。</p>

却听对方点点头,作出认真思索的样子,喃喃道:“嗯,所以嘤嘤怪果然是能吃的。”</p>

盖伊:……</p>

“咕咕鸟的嘴为什么不会被嘤嘤怪分泌出的汁液黏住呢?”她继续思索着,看向那些破损的嘤嘤怪被啄掉的地方。</p>

“落落,你做什么?”多丽惊呼一声,伸出手,却是没拦住她。</p>

云落已经收回摸在嘤嘤怪残损部位的手,食指和拇指碾了碾,滑溜溜的,一点都不觉得碾,还有一点微微的绿色,很少,若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p>

瞳孔倏地扩大,她想到什么,低头看向脚下的青草,又抬起脚看了眼鞋底。</p>

“这是什么草?”</p>

“这种草叫做水柔丝,细长如丝,里面汁水充沛,轻轻一折便会发出一声脆响,一根青草折下去,会流出满手的汁液,而且汁液跟水差不多,就是多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和微微的淡绿色,一些冒险者找不到水源,也会喝掉其中的汁液。水柔丝叫这个名字不光是因为汁水多,还有就是汁水流干的草叶会变得非常柔软,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咕咕鸟才会将水柔丝铺在这里吧!”盖伊看着满地的青草,解释道。</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