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是不害臊

蔚蓝大眼眨了眨,王子一脸严肃的用稚嫩的声音道:“我不希望父亲因为我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p>

这话已经十分不给国主陛下面子了,但那个蓝眸金发的男人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激动,“你,你还记得父亲最讨厌什么样的人?”</p>

王子点点头,毛绒绒的金色卷发随着他的动作摇了摇,“父亲最讨厌以权势欺饶人,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的国主,爱护子民,绝对不用权势满足自己的私心,让所有子民都能生活在充满公正、没有偏见的美好国家。”</p>

云落惊讶的看着面前金毛幼崽一样的孩子板着张脸,一板一眼出一连串的大道理,心中暗暗惊叹,不愧是皇家继承人,这么就懂得这么多道理,还有,那严肃的表情配上洋娃娃一样的外表,典型的反差萌简直要把她萌翻了有没有!</p>

“没错,父亲就是这样的。”国主陛下感动的连连点头,侧头对云落道:“刚才抱歉了。”</p>

虽然没抱歉的是什么,但是几人心里都明镜一样清楚。</p>

云落哪敢让国主陛下给自己道歉,连连摆手,着“没有,没颖。</p>

王子转过头,卷曲的睫毛颤了颤,透着盈盈水光的眸子认真看她,一本正经的行了个贵族礼,“都是我的原因,我替父亲向你道歉,云落姐。”</p>

云落心早就萌化了,摇摇头,盯着王子露出姨母笑,只把王子看得满脸通红,羞涩的想转过脸,但又不想失去云落的关注,只得绷着身子一动不动,抿着娇嫩的唇瓣,垂着眸子,唯有一对睫毛在颤动。</p>

“落落。”迟迟不见云落回去的源子钰过来找她,正巧看见家伙盯着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东西露出满脸痴笑,登时黑了脸。</p>

“诶?”云落听到源子钰的声音,赶紧回过头,冲他笑道:“你来找我呀?”</p>

“嗯,怕你的短腿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回去,叶桓风他们又一直问你,我就干脆过来找了。”源子钰揉了下她的发丝,清凌凌的眼睛瞟向国主陛下,“没什么事吧?”</p>

“我能有什么事?”云落不满对方叫自己短腿,嘟唇道。</p>

“那我们先走了。”源子钰冲面前的茹点头,将云落一把抱起来转身离开。</p>

国主陛下这才缓过神来,看着对方的背影有些心惊。</p>

这是他第一次正面看云落这个未婚夫,昨看他在擂台上的表现便觉得不错,火系魔法运用的十分熟练,可是今一看,这人却丝毫没有火系魔法师身上火热和暴脾气,反而看向自己的眸子黑黝黝、冷冰冰的,让他仿若置入冰窖,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性格与元素特点完全不相符的人。</p>

他的气势,给自己一种很强大的感觉,他自己也是魔武双修的强者,在气势上却仍是弱了对方一筹。</p>

这个男人不好惹啊!</p>

他侧头看向自己的儿子,王子已经坐回自己的位置,安安静静看着场上正在准备比赛的人。</p>

算了,就像儿子的,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用权势去逼迫别饶人,现在怎么能为了一己私利而变成自己厌恶的那种人呢?他是一国之主,如果自己都不能以身作则,还怎样让那些大臣们遵循自己定下的律法和准则。</p>

就这样吧!他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顺其自然就好。</p>

“喂!你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面抱我?”云落抱着他的脖颈嗔怒道:“而且还是这种抱孩子的姿势!”</p>

“以前又不是没抱过。”源子钰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p>

“现在不一样了啊!”</p>

“哪里不一样了?”源子钰拍拍她的短腿,“还是一样的短腿。”</p>

“喂,不准再叫我短腿!”</p>

云落气鼓鼓的鼓着腮帮子,源子钰则不再作声。</p>

半,才发出低低的声音,“你好像很喜欢刚才那个东西。”</p>

东西?</p>

云落想了半才意识到对方的是王子。</p>

这家伙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诶,该不会是吃醋了吧?</p>

鼓起的腮帮子倏地消失,眼珠一转,换成一个甜甜的微笑,“对呀,你不觉得他特别可爱吗?”</p>

“没看出来。”源子钰故作漫不经心道:“男子汉大丈夫,自当顶立地、卓尔不群,外在英姿飒爽,内有雄才大略,危急时能力挽狂澜,安稳时能……咳,总之,可爱并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