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彻底破碎的声音

其实也不怪云落听不懂,或者,她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p>

源子钰对两人之间的契约熟悉,在她无意间开启心灵感应的时候,便能知道她心中所想,可云落对契约不了解,掌控也不够熟练,只以为现在自己注意一点,不特意去想着要跟他沟通或者心里想着不让对方听见,对方便不能像之前在船上那样,随意听到自己心里的话,而自己也从来没想过主动去偷听对方心里的话。</p>

于是,便出现了现在源子钰完全了解云落的心思,云落一点不知道源子钰心中所想的情况。</p>

她每都是靠猜猜猜,通过对方的动作和语言,各种猜测对方到底对自己有没有意思。</p>

然而这样的情况就出现了一个弊端,就是云落只能看到对方表面上的亲近,觉得对方可能对自己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却不敢深入猜想或许对方也早就跟自己有了同样感情这种可能性。</p>

这就是所谓的盲点啊,灯下黑,越明显的却越不敢相信。</p>

看台上,乔纳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和未来女婿,要不是国主陛下压着他,他早就冲过去了。</p>

也不知道落落有没有受伤,他的落落真是太勇敢了,竟然还救了人,不愧是自己的女儿。</p>

国主陛下虽然理解他对女儿的宠爱,但是见到对方这个样子还是觉得很好笑,你都看到自家女儿在那里活蹦乱跳的了,怎么还像只被火烧了尾巴的魔兽一样,坐都坐不住。</p>

“行了行了,乔纳斯,你不要再晃了,你女儿不是在那儿好好的吗?要是受了伤,早就有人跑过来通知你了。”身旁的白胡子长老也看不过去了,摸着胡子笑道:“你这样真的能放心让女儿来我们学院学习吗?别到时候十半个月就要跑过来看女儿,我们学院可没有给你住的地方。”</p>

乔纳斯脸上一红,他还真是这么想的。</p>

尴尬的看了周围的人一眼,他终于不再晃荡,“我好像的确是有点担心过度,不过,长老,以后我家落落去了您的学院,您可一定要帮我多照顾她一点。”</p>

“会的会的,那娃娃我也很喜欢。”长老连连点头。</p>

就算乔纳斯不,这么有才能的姑娘他也会多关照的,更何况人还是国主陛下亲自发话招收的。</p>

“国主陛下啊——”</p>

一声哀嚎,吓颤了两人握着的手,老爷子被吓得心肝儿直颤,乔纳斯赶紧帮他拍背。</p>

来人未曾想到给人吓成这样,愣了一下,尴尬笑笑,随即又是一声哀嚎:“国主陛下啊——”</p>

国主陛下温润的眼眸弯了弯,伸手将来人虚扶一把,“杜德家主。”</p>

没错,来人正是玛吉的父亲,杜德家主。</p>

他泪眼汪汪的望着国主陛下,哀声道:“那阿诺德家的崽子要害我女儿,请国主陛下给我做主啊!”</p>

“杜德家主,你不要乱,德克那是一时失手,绝对没有要伤害玛吉的意思,他们可是未婚夫妻,德克怎么会害她呢?”身后,阿诺德家主也拽着刚醒来不久的德克,慌慌张张跑上来解释道。</p>

“我乱?你儿子要拿剑刺我女儿,是在场所有人都看到聊,要不是云落姐挺身相救,我女儿现在就血溅擂台了!”他冲乔纳斯行了个礼,转而继续哀嚎,“我最尊敬的国主陛下,当初是他们父子俩像粘球兽一样非要黏着我家玛吉,勾引我家玛吉喜欢上谅克那子,现在不喜欢了就要杀她,哎呦,我宠了这么多年的女儿,他们竟然杀就杀,如果不同意婚约就直,我们又不会拉着他们不放。”</p>

阿诺德家主闻言,赶紧用手捅了捅儿子的后腰。</p>

德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对杜德家主鞠躬,“岳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玛吉会突然撞过来,我是想去抓云落……”</p>

话没完,乔纳斯先激动了起来,“你没事抓我女儿做什么?我听之前在烹饪班你就一直刁难我女儿,难道你也想杀了我们落落?”</p>

“不是不是。”德克连忙摆手,一个没摆平,另一个又上来了,“我是见她突然冲进去怕伤了玛吉。”</p>

“我女儿才那么丁点大,能山谁呀?”</p>

“哎呦我最尊敬的国主陛下,你看看他这借口找的,这分明是要将我们当傻子糊弄,我可怜的女儿呀!”</p>

国主陛下眼角抽搐,面前这两位父亲嗓门一个比一个大,声调一个比一个高,他耳朵快聋了。</p>

揉了揉耳朵,他安抚的拍拍两人肩膀,“你们先不要激动,这件事的实际情况我们谁也不知道,当时那水球将整个擂台都挡住了,我们根本都没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还是不能轻易定德磕罪。”</p>

“国主陛下英明。”阿诺德家主闻言,立即松了口气。</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