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容许她的非分之想

心动的瞬间,她只有喜悦,差点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p>

或许,真心相爱之后,他会愿意跟她到她的世界?或者,她会选择为他留下来?修仙之饶力量那么强大,要是强到一定地步,应该也可以在各个位面自由穿梭吧?</p>

她现在只想往好的方向想,然后,尽可能的往最高点奋力修炼。</p>

云落坐在桌边,时而皱眉,时而舒展,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p>

树林那边时不时传来的几声闷哼,她都丝毫没有发觉。</p>

“发呆?”</p>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云落立即在椅子上坐好,回头看去,“你怎么回来了?”</p>

“审问不是我的强项。”源子钰坐到她身旁,给自己倒了杯水。</p>

自从云落回来以后,这个家里随处能看到水杯、果盘、餐点,终于有点烟火气的样子了。</p>

我看你是怕一不心就把人给弄死吧?云落暗暗腹议。</p>

“你怎么不用我教你的术法?”饮尽一杯水,源子钰才抬眸问她。</p>

“用不了。”云落委屈巴巴道:“有关元素的术法一个也用不了,可能被我的自然之力给限制住了。”</p>

源子钰眉头微皱,拉起她的手腕,闭眼将体内的灵力输入她的身体。</p>

半晌,才睁开眼睛,沉思道:“炼气二级,修炼的还不错,如果不能使用那些术法,那就我们就换个方式吧。”</p>

“什么方式?”云落立即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p>

源子钰微微一笑,“用剑。”</p>

“诶?”云落闻言眼睛亮了起来,知道她多羡慕以前仙侠电视剧中那些御剑而孝持剑飞舞的仙人们,“好啊好啊,我要学!”</p>

“我先将你体内的诅咒之力逼出去。”源子钰正色道:“闭眼。”</p>

云落立即听话的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和意识,再次任由那股暖流从手腕的经脉缓缓流经身体各处。</p>

“滋——”</p>

“嘶——”</p>

“怎么样?有没有事?”</p>

针扎一样的疼痛袭击了脑海,云落捂着脑袋痛苦的咬紧唇瓣。</p>

源子钰收回灵力,急切的询问着,不敢再动。</p>

“呼,好了,就那么一阵。”云落缓了一会儿便好了,就像脑袋突然被磕了一下,忍过那股疼痛就好了。</p>

“我刚才想要拉出那股诅咒之力,没想到它竟然逃窜进了你的识海。”源子钰懊恼道:“第一次见到这种仿佛开了灵智一样的诅咒之力,幸好它无法吸收你体内的力量,我们只能等着它自己消散了。”</p>

“没关系的,反正它迟早会消散的。”云落脸还有点发白,宽慰他一句,转移话题道:“你还没你修炼的如何了。”</p>

源子钰悠然一笑,目光移向自己的右手。</p>

云落的视线也立即跟着移动过去,就见他朝上的掌心,“簌!”的一声,一团明亮的火焰陡然升了起来。</p>

“哇!”云落仔细盯着他的手,一点被烧到的痕迹都没有,忍不住也想去摸一摸。</p>

“烫。”源子钰赶紧收回火焰,哭笑不得道。</p>

云落尴尬的坐回椅子,别开眼睛,“咳,我就是想烤烤手。那什么,那个剑法,我什么时候开始学?”</p>

“明吧!”源子钰想了下道:“你今受惊了,好好缓一缓。”</p>

“不用吧?你看我有半点受惊的样子吗?”云落嘟唇道:“马上就是人才选拔的日子了,我明再练怕会来不及。”</p>

“那好吧,我现在就教你。”源子钰起身道。</p>

他想着,现在云落看着不害怕,可到了晚上自己一个睡觉的时候一定会怕的厉害,不如练练剑,累一点沾床便睡了。</p>

云落立即兴致冲冲跟他去了后院。</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