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对你,居心叵测

不知道你是否也曾有过那么一瞬间的心动。</p>

或许只是他帮你捡起一支笔,你突然发现他的手匀称修长,透着暖意,或许只是他对你轻声耳语,你莫名觉得耳尖微热,心擂如鼓,再或许,只是他站在雨后的大树下回眸一望,笑容璀璨胜过叶尖集满阳光的水珠,一下子晃花你的眼睛。</p>

而这一瞬间,云落只知道,她的心已经不能自己。</p>

“砰——砰——”</p>

这是心跳的声音,也是心动的声音。</p>

仿若醍醐灌顶、迷雾消散,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对源子钰并不是简单的像对熟人那样关心,而是将他当成自己生命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那样的在意。</p>

她信赖着他,分离的时候会想起他,熟悉他的气息、他的一切,相信遇险的时候,再晚他也会及时出现。</p>

想要告诉他,一点都不久,因为,知道你会来,因为,你一直在我心上。</p>

原来,她并不是对他毫无意图,或许早在不经意的时候,他便渗透进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心间,让她的心蠢蠢欲动。</p>

星眸弯出愉悦的弧度,云落绷紧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全身心的依赖着身后的人,白嫩手扶住他揽在自己腰间的长臂,粲然一笑。</p>

世上的人千千万,找一个自己的喜欢的人如同大海捞针,既然让她有机会认清了自己的心,那么很是抱歉。</p>

从今开始,我选择对你——“居心叵测”。</p>

源子钰察觉到姑娘对自己的依赖,抱住她的手紧了紧,冰寒眸光直射对面的佣兵头子。</p>

“还来了个帮手?”佣兵头子不屑的朝地上啐了一口,狠厉的眸子更添杀气,双手光芒腾地暴涨。</p>

刚才那家伙凭空出现,从而降,确实将他惊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对方可能是用了什么魔法道具,不过也不敢轻敌,直接祭出杀眨</p>

土黄的光芒在他面前形成一面大圆盘,无数根土刺从中钻出,倏地朝对面飞射而去。</p>

源子钰眼睛站也不眨,轻飘飘抬袖一挥,那些土刺立即就转了个弯,朝佣兵头子攻去。</p>

“这什么魔法?”佣兵头子这下真是吓到了,迅速朝地上一趴,滚了一圈才跳起来警惕的看向源子钰。</p>

相比对方的衣袂不染纤尘,他满身尘土汗水,显得极为狼狈。</p>

用袖子抹了把嘴角沾着的尘土,佣兵头子眼中燃起熊熊烈火,如同一头见到食物便紧咬不放的鬓狗,发出嘿嘿的冷笑,双手掌心向上猛的一抬,地面顿时一阵摇晃,高大的土墙平地而起。</p>

源子钰眉头一蹙,抱紧云落迅速朝后方疾退,同时抬手聚起一股强劲的灵力转手推向前方。</p>

那佣兵头子也不甘示弱,手掌一翻,作出前推的姿势,土墙立即带着滚滚烟尘迎面而来。</p>

“轰!”</p>

灵力与土墙势不可挡撞在一出,发出巨大的撞击声,灵力消散,土墙瞬间化作漫尘土。</p>

源子钰连忙用衣袖挡住云落,云落则默念一声“陆行龟,护罩!”,透明的防护罩立即将二人笼罩住。</p>

只是现在她自然之力不足,护罩只能维持十秒左右。</p>

浓浓的烟尘让人看不到对面的情形,可源子钰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就算对方是土系魔法师,可这样的尘土中,对面没有一点动静也太令人生疑了,哪怕是遮挡、躲避的声音都没樱</p>

突地,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在护罩破碎的瞬间,立即对怀中云落轻喝一声,“抓住我!”</p>

云落下意识抓紧他的手臂,便觉整个人再次飞了起来,与此同时,他们刚才站的位置,一个人影在尘土中若隐若现。</p>

“是土系魔法师的土遁!”</p>

云落惊呼一声,后背冒出一层冷汗。</p>

刚才若不是他们躲得快,想必现在已经遭了对方的黑手。</p>

地上的佣兵头子也懊恼顿足,太可惜了,就差那么一点点。</p>

不过你们以为在上他就没办法了吗?又不会在上待一辈子。</p>

他蔑笑着将手举过头顶,魔法的光芒浮现,立即在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一只土块组成的大掌从魔法阵中伸出来,狠狠拍向头顶二人。</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