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坐等打脸

“你不会真的想要跟我睡在一起吧?”</p>

看到被关上的房门,云落眼皮一跳,也不由往床上缩了缩,警惕的看向他。</p>

源子钰抱臂站定床边,嘴角微扯,眸光对着她上上下下巡视一遍,讥诮的神色让他即使一句话没说,也令云落立马明白过来他的意思。</p>

这丫是嫌弃她小身板呢!</p>

云落这可不乐意了,从床上“蹭”的站起来,叉腰对他挺了挺小胸脯,扬着下巴道:“我现在这个身体只是年纪小,以后肯定会张成肤白貌美大长腿的!”</p>

“是吗?”源子钰无所谓的耸耸肩,“也许吧!”</p>

这人!什么叫也许吧?她一定会的!</p>

“喂,那个谁,你给我出来!就算你只是魔兽,跟我女儿不是一个性别也不可以睡她的床!”</p>

门外,乔纳斯还在敲门。</p>

源子钰理也不理,直接设了一个隔音结界,就往云落床上一躺,看那意思是准备睡了。</p>

云落:解释一句就这么难吗?男人的心思我不懂。</p>

不过她也没有办法,磨了磨牙,狠狠瞪了源子钰一眼,将被子往两人中间一隔,将就着缩在另一边睡了。</p>

这一天,也真是非常累了。</p>

夜色渐深,周围都安静下来,乔纳斯不放心在窝在客厅的躺椅上。</p>

而房间的大床上,源子钰却是身形越来越淡,慢慢消失不见,紧接着,云落腰间的佩剑暗光一闪,再次从绳结中脱离出来,钻进她温暖的怀中。</p>

第二天清晨,云落依旧是抱着硬邦邦的短剑醒来。</p>

看到短剑的瞬间,她先是一个激灵,将它按进怀里蹭了蹭,一边小心翼翼看了眼身后。</p>

那侧的床上,已经没了源子钰的身影。</p>

舒了口气,她赶紧将短剑对着阳光看了看,直到确认上面没有什么可疑的水迹,才将它重新绑在腰间。</p>

“我明明绑的很紧,怎么一到睡觉的时候就掉下来?”疑惑的嘀咕一声,云落并没有发现,随着自己话音落下,绑好的短剑微微颤了一下。</p>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云落赶紧整理好衣服下床开门。</p>

房门打开的一瞬,乔纳斯顶着鸡窝头,眼神戒备的伸进脑袋将整个房间看了一遍,在发现并没有源子钰的身影后,整个人才放松下来。</p>

看来那只魔兽是回宠物空间睡觉了,那他就放心了。</p>

换上一张温和的面容,乔纳斯蹲在云落面前柔声道:“落落,父亲帮你洗漱好不好?”</p>

云落往后一缩,声音稚嫩的摇头道:“我自己来。”</p>

柔弱的小家伙一脸坚定认真,眼睛亮亮的看着他,让乔纳斯一时间心中涌上又欣慰又酸涩的感觉。</p>

忍不住抬手梳理下女儿柔软的发丝,“好,我们落落自己来,那让父亲带你去洗漱的地方好不好?”</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