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坦诚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精神分裂,才能这样快速的随意转换两个面孔?</p>

怕真是有个大病。</p>

周瑶深吸一口气,实在是不想同他纠缠下去了,可是他力气却又大到令人发指,怎么甩都甩不开,还拽的她小臂生疼。</p>

她来这个世界,学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怕就是放平心态同脑瘫对话了吧。</p>

周瑶现在才明白过来,读书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能心平气和的和脑瘫对话。</p>

是为了能让自己有修养,和这样的类似郑晋这样的脑瘫进行对话。</p>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要干嘛?”周瑶的嘴角抽了一抽,她想给郑晋最后五分钟时间,最后再浪费自己五分钟的时间,顺便看看这个神人到底能说出来什么样的神话。</p>

“我认真的。”郑晋的眼睛忽闪忽闪,睫毛微翘,白皙的脸上还挂着早已干涸的划痕伤口,同他认真的神情来对比,真的有些过于好笑。</p>

“认真什么?”</p>

“认真来帮你扳倒周钊和晋宁。”</p>

若不是自己还没有到年老眼花,周瑶真的以为郑晋这一脸的诚挚是幻觉。</p>

她认真的盯着郑晋看,看着看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p>

“我姓周,我是周家的人,若是联合你一个外人,来对付我自己家的人,是不是有些太过于离谱?”周瑶轻声说道。</p>

没想到郑晋摇摇头,语气肯定:“可是你在周家的日子不会好过,对吧,徐瑶?”</p>

听到这个名字,周瑶一愣,自己压根儿没反应的过来。</p>

她得有多久就快要忘了自己一开始被赋予的这个名字了?大概有很久了。</p>

因为她本身就是周瑶,也做周瑶做习惯了。</p>

这个名字,就像一把古老的钥匙,唤起来她内心尘封已久的记忆。</p>

她不得不承认,同周钊相处久了,有过一些幻觉和错觉,自己真的是给忘了剧情发展的走向了。</p>

可是突然闯进来的郑晋,又要来这段故事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p>

她冷冷的抬起头,注视着面前似乎满带善意,但似乎又,来者不善的年轻男子,她轻轻推开郑晋拽住她的手,缓缓开口道:“你到底有什么意图?”</p>

“什么意图?”郑晋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双手一摊,“我能有什么意图?我是郑家的人,父亲与周钊在朝政上向来不睦,我只是在为自己家做事罢了。”</p>

“令尊让你来这样做的?”周瑶无语,这未免也太过不痛不痒和低俗。</p>

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婚。</p>

郑老国公应该没有这样幼稚且不择手段吧?</p>

这说出去,未免也太过让人笑掉大牙。</p>

“周小姐别误会了,不是家父来让我这样干的,是我自己的主意。能让周家内忧,何苦不愁外患?”郑晋话说的倒是敞开窗户,亮亮堂堂,可是为什么周瑶听着这样别扭。</p>

他未免也太过于坦诚了,坦诚到,周瑶都觉得这事情中有诈。</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