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有病了

就仿佛听到了街角巷尾边流浪狗的犬吠,可能会注意,但不会一直在意。</p>

周钊笑了笑,大跨步的径直走向了晋宁。</p>

“你听他胡说八道?”周钊笑,笑眼温柔,眼底快要溢出的爱意是装不出来的。</p>

他的手抚过晋宁的腰间,然后一把擒住,身子贴近了些许,听的见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音。</p>

举手投足间皆是对爱人的风情万种,让人心迷情乱。</p>

晋宁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p>

她不是个傻子,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p>

晋宁眼中的光暗了又暗,最终还是牵住了周钊伸过来的手。</p>

这一牵手,郑晋好像有些失望,眉毛微挑,仔细的盯着他们看。</p>

聪明的女人,从不在外人面前拆穿自己家男人的老底,就算即便是怀疑,也不会轻易去辩驳,因为她能懂得,在外边,男人的面子是天地。</p>

起码她现在还想好,还不想闹的太难看。</p>

郑晋啧了一声,剧情没有按照他的想法发展,让他觉得有些难受。</p>

“看来我这妹妹打的没错儿,小郑公子倒也真的会胡说八道。”周钊冷冷开口,他视线转移到晋宁身上的时候,又是无比的温柔,这温柔,在周瑶的眼中是格外的刺眼。</p>

“看在你是郡主的客人的份上,我暂且先不做追究,可是,郑公子是要知道,说错话,早晚会付出代价的。”周钊几乎是从鼻子中挤出来了一个哼,眼神直愣愣的瞪着郑晋,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胡作非为。</p>

晋宁虽是半倚靠在周钊的怀里,可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么好看。</p>

就像周瑶所说的,一旦有一个怀疑的种子在心底埋下了,那么这个种子会随着时间的浇灌累计到日日夜夜,这往后的日日夜夜里,会不断的生根发芽,愈演愈烈。</p>

看着晋宁隐忍着自己发绿的脸色,周瑶在心里默默感叹,不得不说,郑晋的做法是她原先想要离间周钊和晋宁用的,现在成功了,她却不怎么开心。</p>

这么大的雷在她脑袋上顶着,她要能真的开心起来,那才是真的有鬼了。</p>

“你脸色不好,我扶你先回去休息。”周钊轻声对着怀中的晋宁道。</p>

晋宁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的想法意识,只是脑袋里一片嗡鸣声,听得见周钊说什么,自己点头照做便是了。</p>

周瑶将视线转移过去,发现晋宁的脸色确实差的要命,原本总是红扑扑的脸色不知在何时早已变得苍白,整个人像是中暑了一样弱不经风的模样,仿佛随时都要晕倒。</p>

印象里,这还是周钊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关心晋宁。周瑶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对佳人,心中有些五味杂陈。</p>

她知道,这是应该的。周钊是晋宁的丈夫,无论以前他做过什么样的事情,可在世人普遍的认知和道德中,他都是晋宁的丈夫,照顾好自己的妻子,这是他应尽的义务。</p>

可是为什么,周瑶感觉的到自己有些难过,这种难过,没有多么的深沉,没有多么的撕心裂肺,而是像是在极其平常的一天里,自己平凡的生活中,感到浮起的那一丝丝难过。</p>

莫名其妙,又不知从何而来。</p>

周瑶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病了,夏天还没过,就开始伤春悲秋。</p>

她叹了口气,表示事情太糟糕,糟糕到她想就地自刎。</p>

周钊半搀扶着晋宁,缓缓穿过长廊,从周瑶的身边路过。</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