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恰同学少年二合一

好书推荐:

om,最快更新饲养全人类最新章节!此时,在胡海寒的帮助下,这个老妇人的身躯渐渐恢复觉醒。

“你醒了?”萌妹眼睛雪亮。

柳温剑茫然起身,苍老的眼眸看着几人。

这个人,心死了!

萌妹看着她,内心一怔,顿时止不住的下沉。

她的眼眸只有浑浊,这是一种岁月的风沙,蒙蔽了她的心,有种英雄迟暮的悲凉感,带着死灰。

柳温剑的一生波澜太多,全是苦难,没有一点点甘甜。

她不断追求,不断跌倒。

从小到大苦苦学习铁匠,终于学习有成,家庭却灭门,疯癫中断臂,熬过地狱般苦楚,才报仇雪恨,却已经走向了凡人生命的老迈,没有任何享受人生乐趣,她想要开仙门,却又败北,彻底失去病已剑,化为一个断臂老妇人,浑浑噩噩流落街头三十年...

她可以失败一次、两次,不断从坎坷爬起,赶往前路,但失败太多太多了,她已经再也爬不起来了....

世界上最苦涩的事情,不过是少女白发,英雄末路。

“你要重铸手臂,恢复年轻吗?”萌妹内心一沉,忽然显化出无尽威势,恐怖的厚重威压扑来,忍不住给予她信心,“我是青藤地母,这片世界最古老的存在。”

柳温剑呆滞,浑身一颤,自然听说过青藤地母的传说,

先有地母,才有天道,根据古老上古神话记载,天道是地母的弟子,而这位伟岸古老的浩瀚存在,竟然出现在面前,相信没有人会不激动。

柳温剑沙哑起来:“我可以重返青春,修复断臂?”

“不,我做不到。”

萌妹笑道:“天上的天帝,基本上都是肌肉暴力狂,自己断肢再生很容易,让别人就很难,我们的道法也做不到这一方面,你的身子骨太弱了,一个老妇人,经脉与血肉脆得像是一张打湿了的纸,一碰就碎,承受不住强大的道法,按照民间的理解,大概就是虚不受补的意思。”

柳温剑眼眸暗淡起来,连古老西纪元的天帝,都无法弥补一位凡人。

“但是,有人能做到!某个异域时代的文明,喜欢人体研究的,精妙都细微,估计能帮你再生一个手臂,回复年轻也是正常。”萌妹笑起来。

“什么文明?”柳温剑问。

“我不知道叫什么文明...”萌妹微笑起来,目光看向远处,“或许,在我们眼中那个魔药世界,可以称之为...魔界吧,他们的每一个强者都继承了一部分混乱,暴虐,不可名状的邪恶黑暗气息,

我们要求的人,便是他们的至高魔神墨杜萨!

她被那个超凡世界称之为....起源魔神,一切强者都从她身上分离,死后也会回归她伟岸如浩瀚世界的身躯,她是万物之母,也是万物归处,

不可名状,不可直视、不可聆听其声,甚至妄图理解她真身的存在,都会走向疯狂。”

柳温剑悚然,这是她目前的眼界,无法理解的古老存在。

萌妹笑着看她,指着旁边那个读书的书生,“你到来,自然是知道我们的事情!在为百晓生选一个道侣,与他夜夜学习,获得机缘,那些绝美圣女做不到的事情,而你做到了,所以,你接下去要做什么,知道吗?”

柳温剑本来一直很淡然,瞬间就有些失声,“我从小是女儿身,却是男儿心,从来不是思考嫁人之事,并且已经是一个残疾老妇人了,哪怕老头儿都不会对我有意思,他还是一个少年...”

“没事,他钢铁直男,来者不拒,男女不惧。”

萌妹轻轻贴在柳温剑的耳朵旁吹气,撩拨她,“你才七十多岁啊,哪怕对于我的徒弟,都只是一个少女...少男罢了,你一生刻苦,没有时间谈情,本地母觉得天道不公,为你钦点此婚事,百晓生也不嫌弃你,你何尝不去试着接受?今夜,你去他房间一趟,开始学习吧...”

柳温剑瞬间连忙摇头。

许纸:???

你是制杖吗!

他一瞬间就想踢飞这个混球。

他难得进来一趟,倒也算是学习中的休闲度假,现在也是在意柳温剑的事情,毕竟,是一个新的体系,可以扶持起来,或许会开放出徇烂的花朵。

谁知道萌妹整天满嘴骚话。

“哈哈哈。”萌妹狂笑起来,“逗你的,我以为你已经心彻底死了,没有想到还是能激起波澜,也是,你们两个男人之间怎么能产生真爱呢...让你过去只是夜夜学习而已,今晚你的确要去一趟房间,去问问魔神能不能救你。”

......

入夜。

许纸与这个老妇人在同一个房间呆坐着,有些尴尬。

主要不是许纸尴尬,反正他躲在镜像中,镜像自己在看书,自己知识比较随便,好奇过来凑凑热闹而已,尴尬的是这个老妇人柳温剑。

她此时,有些坐立不安。

许纸却看着她的茫然与怔然失神,觉得重若千钧。

他内心感叹起来,年轻时的柳温剑,迎难以上,挣扎过一次次波折,但她破开仙门失败后,已经浑浑噩噩作为老人,三十多年了。

她的身躯彻底老了,她的心老了没有?

以墨杜萨的冷厉性格,未必会帮这个柳温剑,甚至看到她出现在自己房间中,很可能会瞬间杀死她,那么,要怎么避免这个现象?

让她去帮柳温剑呢?

许纸苦恼起来,自己造物主支配、创造这个世界,但也不是能干涉很多。

这是一个人才,自己不可舍弃,目前能帮她治病的,也只有墨杜萨的巫师领域,涉及死亡与重生,也只有她最擅长人体研究的巫师试验。

或许,爱尔敏也行,毕竟掌管生命波纹领域,但太远了。

“墨杜萨,最看不起那些心死了的人,看到她,可能会一瞬间杀死她。”许纸忽然提起纸笔,仿佛往常机械性的,开始参悟某种东西一般,在书页上写下一段话,

“独立寒秋,婉江北去,北蜀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

.....

“百晓生,在写什么?”

客栈中的凡间中,夜晚灯火摇曳,忽明忽暗,在不安中,老妇人柳温剑忽然凝了神,坎坷不安中,浑浊死灰的老迈目光闪烁,把意识集中在书生的笔墨间。

似乎是大儒的一些诗句。

她当年游走江湖,也见过不少。

文采惊艳,似乎是写风景,她从未见过这样短小而精美入圣的诗句,这是当世大儒都没有的文采,可看到后面,她的面容渐渐触动起来,画风渐变,带着某种意气风发的气魄与胸怀。

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好气派的句子。”她渐渐看下去,收敛了心思,仿佛激起了某些沉寂已久的内心,陷入了呆滞状态,“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这一句话中,包裹着一股可怕的信念!

她脑海忽然一震,仿佛一片画面映入眼帘,那是当年自己行走江湖,斩断了手臂,作为一个凡人,能走到那一步,甚至敢开仙门。

她浑身颤抖起来,甚至老迈的身躯都站不住,呼吸急促起来,仿佛一个喝醉酒的老妇人,满脸红晕,内心仿佛有些什么东西正在苏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