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我上去就是一个滑铲

这番话一出口,大宅子门口的年轻人们也都变了脸色,除去余雪和那个花架子贯通境武者,他们其中大部分都是凡胎三重招式,小部分是二重炼力,还有两人只有一重淬体。</p>

其他人且不说,这两个二十岁左右才入凡胎一重的人,像来碰运气进入武院,那是根本不可能的。</p>

他们俩看到满屋子的凶猛野兽,腿都快软了,这才明白,想通过武院的测试只能凭实力,没有运气可言。</p>

这时候,另外两个武院的老师也抬出来了一个锈褐色的香炉,而后按着在场人数,在上面插上了四十五支香。</p>

做完这些,其中一人开口道:“第一关的规则很简单,进入宅子,自己挑选一个兽笼打开,我们会把大门关上,一炷香之后再开门。”</p>

说着他指了指已经插好的香炉:“通过的方法有两个,一是在一炷香之后,我们开门,你若是还能够自己四肢健全的跑出来,那就算通过。”</p>

他顿了一下,将眼前这群年轻人的表情收入眼中,而后接道:“第二个方法嘛,更简单,把你放出来的野兽宰了,也算通过。”</p>

宣完了规则,三位武院老师便退到了一边,静静地等着,也不催促众人。</p>

他们不是第一次来接这种想入武院的年轻人了,自是理解他们此刻的心境,给他们自己做思想建设的时间。</p>

而和他们预料中一样,一股凝重的气氛弥漫开来,这些年轻的习武之人脸上出现了迟疑与犹豫之色。</p>

其实论单纯的力量,二重炼力境界全力,就足以让一只野兽毙命。</p>

但问题在于,这群饿了半个月的凶猛野兽可不是木桩子,它们可不会立在原地不动,等着你蓄力出招。</p>

而且,人类的身体同样非常脆弱,这些野兽的尖牙利爪,对他们而言也是非常要命的,带了兵器的人还好说,那些习练拳脚功夫的人,可就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了。</p>

在一阵沉默后,终于是有第一个人站了出来,余雪抬眼一看,不出意料的,是那个花架子的贯通武者。</p>

他取下了背上的包袱,从中取出一把短刀,没有任何言语,冲着三位武院老师一个抱拳,然后径直走进了宅子中。</p>

“呼——”</p>

“嗷——”</p>

在他踏入大门的那一刻,宅子中的野兽们就开始了骚动,用牙齿和爪子不断抓咬着铁笼,发出比之刚才更加清晰的吼叫。</p>

此人环视一圈,深吸了两口气,而后走向了关着三匹灰狼的铁笼。</p>

在他打开笼锁的那一刻,宅子大门嘭的关闭,同时香炉内的第一炷香被点燃。</p>

“嗷——”</p>

“喝!”</p>

“呀啊啊!”</p>

“嗷呜~”</p>

……</p>

众人看不到里面斗兽的具体情况,但光靠听也能大概猜测出情形。</p>

余雪在这群人中境界最高,自然对其中的判断更加准确,首先是花架子的选择,在他看来是明智之举。</p>

和其他猛兽比起来,三匹灰狼无疑是最保险的选择,虽然同时要面对三个方向的进攻,但是只要他逮着其中一个突破,以他的境界配上短刀,很容易瞬杀其中一只。</p>

至于剩下的两匹灰狼,那应对起来就容易很多了。</p>

这么看来,花架子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很清醒的认识,且脑子活络。</p>

而之后的结果也和余雪推测的一样,一炷香的时间还没到,宅子内的动静就消失了,里面响起了敲门声。</p>

大门打开,花架子喘着气,提短刀走了出来,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破,手部和小腿还有两处被狼爪抓破的皮肉伤。</p>

“兄弟,厉害啊!”</p>

“好刀法!”</p>

几个杂役进去将三匹灰狼的尸体抬了出来,众人一瞧,发现都是一到毙命,不由对花架子的刀法发出赞叹。</p>

只有余雪注意到三位武院老师的神色,他们对此人的表现并不满意,以四重境界对付难度最低的灰狼,还能受两处伤,确实不怎么样。</p>

不过他终究是通过了第一关,而他的成功,也点拨了剩下的测试者,先进行测试的人能够挑选难度较低的野兽啊!</p>

这一下,所有人都变得积极起来,当下便有九人同时走出人群,武院老师便排了次序,让他们依次进入宅子。</p>

然而他们的结果就不大一样了,因为境界的差距,这九人都没能杀死野兽,其中有两人是到了时间,大门被打开后,跑了出来。</p>

而剩下的,下场就比较惨了,正如万象城城门口的那个守城士兵所说,武院测试的伤残率极高,这余下七人全部没有通过,且都受了不轻的伤。</p>

其中最惨的莫过于一个只有二重境界的年轻人,他的整条手臂,都被撕咬了下来,被武院老师就出来时,还在极大恐惧的情绪中不断哭嚎着。</p>

“嘶…”</p>

这叫声非凄惨,配上他鲜血淋漓的断臂,让门外的其他人不禁倒抽着凉气,原本鼓起的信心,再次动摇。</p>

一时间,便又没人出来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