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跑

别提了,过去好十几年我还依然记得小学一次社团活动的时候,我们班当时放学早然后我就赶紧收拾完书就去那个社团了,当时在三楼就他妈三楼没开灯,不知道的为什么当时也没想着开灯,就想找个座位坐下,谁知道刚找到一个座位刚要坐,突然看见板凳脚他娘的悬空了,当时可把我吓惨了,然后我当时很懵逼,就直接吓得坐在板凳上了,然后陆陆续续的人都来了</p>

这个憨憨怎么会懂的兵法呢,他记忆逐渐消失,迷失在秘境里,忘记了自己,也忘记的这一切,只知道自己是个军师,但什么也不会,怎么又懂得那么多东西呢。</p>

穿越到另一个人身上如果不赶紧封印记忆的话,那他的智力,不会太高,本来就不高,这下完犊子了。</p>

“现在这个仗随便打,你看这碗又大又圆,就像这沙盘又大又宽”唐风说不出注意,只能傻不愣登的说道。</p>

“哈哈哈哈,人才,百年一遇的人才,”林叶在外面看着笑了起来。</p>

“这尼玛就是个愣头青啊”林叶感叹道,林叶哈哈的大笑道,属实是碰到笑点了。</p>

祖安林叶在线骂街——</p>

“他怎么了?”唐岱问道,一脸的疑问,怎么现在的脑子跟个傻子一样。</p>

“不知道,进去应该会消除记忆,在穿越到另一个人身上,死了应该就是死了,这个憨憨竟然不赶紧用灵力把记忆锁住,有可能是没有反应过吧”林叶回答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p>

“啊”唐岱很吃惊,看来还是没有听懂什么意思。</p>

“啊个锤子,听懂没有?你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真是够了,看来没有受过教育啊,真的是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林叶叹息一声说道,猪队友什么也带不起来。</p>

“什么鬼?没听懂”唐岱又说道,一脸的问号。</p>

“正常,没事,看着吧,你的家长也许和他一样”林叶无语道,解释太多也没有用,就像上英语课一样,说太多你也听不懂。</p>

“好”唐岱又傻傻的回答道,也没有听懂,现在也不敢问,也不敢说什么。</p>

“你真是个憨憨,我真是服气,你怎么那么傻傻的,我也是醉了”林叶无语道,已经拿到没有办法了,这个智商放在地球活不了多久,别人把他卖了,他都不知道。</p>

看着镜像里的唐风,自己就像看电影一样,感觉这个莽夫很憨憨的样子,这下得被敌方打的稀碎。</p>

“啊,军师,不要开玩笑,这可是一个国家的命运,我们不能随便开玩笑啊,我们国家虽小,但是不能随便说啊”主帅急忙的说道,国家大事可不能开玩笑,这一切谁也搞不好。</p>

“那个,让我想想,我分析一下”唐风看着沙盘,现在他的记忆已经完全消失,留下的只是他在这个镜像之地的记忆,保留着前身的记忆。</p>

两国开战两座城池,现在正在出矛划策,马上都开战了,还没有找到注意,唐风也没有看过孙子兵法,当然现在就像一个憨憨,记忆没有保留。</p>

他现在智力低下,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来的时候也没有用灵力封闭记忆,现在只能像一个憨憨一样。</p>

唐风思考了一会,这可是自己的命运的战争,三岁小孩都知道怎么去说,怎么也是一个死,不如拼一把,万一活了下来就装逼了。</p>

“你看,我们两国很近,两个城池马上开战,我们呢,采用远攻,用火,用火箭,就单射他们的坐骑,让他们跑不过来,然后我们直接开战,用打不过就跑到方法,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打他干措手不及”唐风分析道,装作一脸高傲的样子。</p>

“哈哈哈哈,这个憨憨真会玩,简直就是个逗比,看来还是教育重要,下次我开创教育专了”林叶无奈着说道,搞不懂这一切,怎么现在的人那么憨憨。</p>

“那他……这怎么办,难道他要死在哪里”唐岱问道,很担心,很是怕死。</p>

“应该没有事吧,两国那么远,封闭城池,死守也可以啊”唐山分析道。</p>

“好了吧,胡吊扯,在大山里关傻了,你看看,两国实力差不多,打起来最多两败俱伤,但是你锁国的话,只能等着死了”林叶说道,耐心的解释着在那里说道。</p>

“那是为何?”唐山问道,一脸的疑问,就像在地球学不懂英语一样,还装着逼去问。</p>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林叶随口说道。</p>

“什么玩意?”唐山又一脸疑惑的问道。</p>

“唉,算了吧,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林叶无奈的说道,什么猪队友,现在他都带不起来,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p>

然后在看向墙上的镜像,一直显示着唐风的一举一动,</p>

“军师,我们这样退缩,恐怕将士气势大减啊”将军说道。</p>

“没事,为了国家命运,我们要发展,我们国家虽小,但是我们要有骨气”唐风说道。</p>

“哈哈哈,大国劝不了,小国改不了,这点常识都不知道,还是没有好好学习啊”林叶说道。</p>

“又是什么花里胡哨的”唐山问道,一脸疑惑的站在旁边,看不懂林叶说个什么鬼,也听不懂。</p>

“对,明天开战”主帅说道。</p>

“不可,一会谈判,不行的话今晚偷袭,静悄悄的偷袭,先礼后兵,打仗有什么规则可言,暗度陈仓”唐风又说道很是阴险,似乎智商又在线了。</p>

“军师英明”主帅笑道,吹捧道。</p>

“哈哈哈,承让承让”唐风谦虚的说道。</p>

“没事,现在好好休息,中午带五万兵马,前去谈判”主帅下命令道。</p>

主帅,将士头领,各种将士骑兵,在帐篷外,正在精心休息,已经做好了准备,做好去打仗的准备。</p>

“各位将领,我们中午前去谈判,先礼后兵,打他个措手不及,你们有信心吗?我们是为了国家而战,打倒他们,保卫国家,人人有责,”主帅对着帐外大喊道。</p>

“有,有,有”声音响彻着这个城池,响彻着天地,好像把大地震的颤抖了起来,士气大涨,个个精神的不得了。</p>

主帅来到大本营的帐子外边,看着众多将领一直在充分的准备着,准备武器,擦拭着自己的武器,很是爱护。</p>

“我们是为了命运而战,我们是为了国家而战,这局战争我们只能赢不能输,你们就是国家的英雄,加油,曹家兵何在?”主帅又说道。</p>

看到这里才知道是曹魏两国兵将打架,自然是两个小的城池,小的国家,都想争夺着对方,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吧,战争总是无情的,找到一个理由就可以开战。</p>

“曹家兵将军在,我们都在,打败他们,抢夺领地,发扬光大”声音又响彻着天地,似乎在鼓舞士气,让他们充满信心。</p>

“好,准备一下,一会儿出发,干他们”主帅又说道,大声喊道。</p>

不一会儿锣鼓喧天,号角连天,骑着马向对方城池冲去,准备谈判,这阵势很大,很是有威严的感觉。</p>

两国之间,众兵在交界守卫着,两将坐在马上开始谈判,各派军马,千军万马,策马奔腾。</p>

“你我本是和平,为何开战?”主帅大喊着说道。</p>

另一个将领,根本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的一样,坐在马上,伸出双指,颤抖着。</p>

“曹贼逆贼反贼,杀我兄父,我早就该把汝给杀了,恨不得吃了你的肉,扒了你的皮,说吧,什么时候开战?”对方的大声的喊道,看来是魏国的将主,根本等不及了。</p>

“明日就开战吧——你真的不想让我们和平共处吗?”曹国的主帅大喊着说道,这主帅真是会说话,开战又提和平,看得出来,很是虚伪。</p>

“和平共处?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为尊,打你我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反正又不是什么大国,打你不需要理由”魏国的主帅说道,很是把对面放在眼里,因为自己的兵马比对面多,想看着对面有什么可说的。</p>

“好,明日开战,别怪到时候我不给你留情,你就等着灭亡吧”主帅说完开始返回,撂下了狠话。</p>

“呦呵,明天不知道谁会死呢,你小心点”魏国主帅说道。</p>

两国挂牌,明日开战。</p>

齐刷刷的众多将领开始返回,马蹄声,洗刷刷的步伐,好像在诉说着自己的士气,自己的兵力有多强。</p>

回到大本营,开始谈论起来,怎么去打仗,出矛划策。</p>

“看来明天要打仗了,我们不能偷袭,对面肯定有准备了,说不定和我们想的一样,我怎么不敢与他一战,战他一下又如何?”主帅鼓励着说道,很是生气,壮起了胆子。</p>

“好,那就明天一战,战他有何妨?各位叫你准备休息,明早直达敌城,这一下我们要战个痛快”唐风又说道,鼓舞着,看明天怎么去办吧。</p>

“真tnd磨叽,拿意大利炮轰过去不就行了吗?真磨叽,谈个锤子啊,简直就是浪费时间,要是我的话,这一个几个国家都是我的了”林叶无奈的笑道,看着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不偷袭正面刚,不就相当于自取灭亡吗?</p>

“你说的什么啊?看样子你口气好大啊,我真的搞不懂你啊,开始怀疑人生了”唐岱问道,不知道林叶说的什么,但是感觉很强。</p>

这个秘境只能一个人一个人的进,直到一个人死了之后,自己才能进去,简直是绝路啊,把自己送到坟墓里,只能看自己的造化了。</p>

咱也不知道为什么,部队好多这样的事呢,,第一年的时候我们班长就告诉我们晚上没事不要自己去四楼,(我们住的是单元楼一共四层)以前吊死过人。</p>

小时候十来岁的时候村后头找伙伴玩,晚上太迟了,七八点左右吧,那时候天是最黑的,我走在路上心里总是很紧张,老是感觉身后有人再跟着我,我走快他走的时快,越想越紧张,汗毛都竖起来了,就在最紧张的时候感觉身后得黑影向我扑过来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朝右肩膀回头看了一眼,瞬间眼前就像被闪光灯曝光了一下一样,噗的一声,眼睛瞬间成了夜盲脑袋里嗡声一片,我吓的原地站了一会,人放松后一身汗,但之后我像是被洗髓伐骨了一样一身轻松回家了,一路上没有意思害怕的心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