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最后。

这世上,不是什么关系都可以重来。也不是什么都可以和好如初。

一旦有了裂痕,就怎么也长不回去了。

不过,这个结局是我斟酌了很久了。要不是一时心软,就应该让他们死生不复相见了。管他什么狗屁皇帝,让他自作孽也不可活去吧。

就这样结束吧。

下本书见了。

接下来说不定写《江山为聘》的续集,写萧如月宇文赫的下一代也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