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小人脸

勾宏毅无疑是最惨的受害者,由于他体型偏瘦,个子也不怎么高,这些从淤泥里面爬出来的怪物一股脑就往他身上死命的爬,那尖锐的钳子遍及而过就会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倘若这玩意儿爬到脸上的话,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了。

“救我!救我!”

勾宏毅只能扯着嗓子大喊,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石门被彻底推开的那一瞬间,岑川就拿着军刀冲了过来,三下五除二将勾宏毅身上搭着的几只水蝎子刺了个透心凉,并且直接用单手把他从淤泥里提了出来,扔出了石门外。

“来,先出来——”

王庸灏帮老李和老刘抽出了腿,强忍着疼痛将身上的水蝎子都从肉里给扯了出来。

石门后头有一个明显的地面断层,当门打开后,淤泥就会从中渗出,缓慢地流进深不见底的断层里,如果想要过去的话,必须动用一点力气,跨过这条用来排淤泥的沟渠。

水蝎子在脚踝上面留下来的伤口给行走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大家都紧皱着脸没有说话,在这种情况下抱怨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互相搭着手安全跨过了沟渠后,几人便回头看向石门,等所有的淤泥像冬天里被抽出来的大粪一样稀里哗啦流入沟渠后,这道石门就缓缓旋转,紧闭了上去。

“我不行了。”

勾宏毅用力吐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将自己的裤腿掀开,看着小腿上那些肉眼可见的血洞和被淤泥覆盖的伤口,冷汗没完没了的往下掉。

其他人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特别是小腿根部的肌肉上,到处都是血痕和血洞,淤泥本来就不干净,要是不尽快处理伤口的话,被感染了就麻烦了。

王庸灏和岑川反应倒也迅速,直接把背包脱了下来,拿出了里面的医疗包,依次给众人上了碘伏消毒,并粗略绑上了绷带,才去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

勾宏毅的冷汗也在伤口传来阵阵刺麻后停了下来,不难想象如果继续留在那些淤泥里的下场会是如何,这些“水蝎子”是他第一次在藏区的圣山里见到,而这些拱顶、沟渠,包括石门,显然都是人工修建出来的。

也就是说,科杰丛山的山体内部,或许真的存在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休整一下,再出发。”

王庸灏看了一眼身后的通道,依稀能感觉到接下来的路不会太平淡,便从背包里拿出了点食物和水源分给众人,并对老李和老刘交代道,“咱们把这里发生的事都记下来,要是出不去,也能给后面进来的人留下点什么东西。”

这话听起来有那么点不吉利,但老李和老刘都知道王庸灏的性格,没有多说什么,拿起纸笔就记录了起来。

休憩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众人拖着疲惫的身子继续往通道里走了进去,后面的路都比较平坦,也没有遇到什么多余的麻烦,倒是墙壁上的壁画比起刚才进来的时候要清晰了很多,王庸灏和老刘、老李三人依次把这些壁画全部用笔给临摹了下来,这对于考古出身的他们来说并不困难。

大概过了二十几米的距离后,众人又走到了一道拱门前。

这道拱门上面雕刻着一幅仙人渡海的浮雕,每一处雕工都非常细节完美,简直就跟打印出来的画没什么两样,一眼望去不免让人心生敬畏。

这种画通常只会出现在一些比较大的墓地中,而且这个墓主人肯定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是王庸灏对叶一诺的解释。

当时周围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通道,两面都是硬实的墙壁,伸手摸过去的时候就是一片冰凉,想继续走下去的话,就只能把这个拱门想办法打开。

岑川走上去试着推了推,他似乎很懂规矩,双手都没有沾到半点壁画,但无奈拱门关的太死,加上他一个人的力气也不够,就转头对王庸灏摇了摇头。

“等等——”王庸灏走上前,用手电筒对着这面壁画,皱起眉头道,“怎么这几个仙人的脸,都长得跟蛇没什么两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