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银先生-15

我看着王哲轩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继续说:“如果并没有幸存者,幸存者的说法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谎言,那么这又意味着什么?”

我自己也还没有完全理解自己说出来的这句话,因为如果这个说法属实,就无法解释何白华的动机了,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我们现在看见的何白华和这里出现的这个人,他们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会和何白华和真正的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就如同当时的另一个何阳,为什么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一样,直到现在这个问题都没有答案,随着他的死去,这个谜团就像是彻底跟着死亡埋葬下去了一样,而我现在唯一能想到有关联的,就是消失者。

可是到了现在,消失者是什么,我越来越不知道。

而且我明显感觉到,王哲轩还有什么没有说,他知道的远远不止于此,但是我没有继续问下去,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里,那么再活下去也是徒劳,于是我和王哲轩说:“既然要找到答案,那么就只有进去看个究竟了。”

很显然王哲轩也是这个心思,所以他并没有说话,而是用默认的方式认同了我的话,我看向他,我说:“从一开始你就明白我们只有进去一条路,但是你之所以还要让我选择,是因为你在确定一件事。”

王哲轩说:“确认什么事?”

我笑起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你已经明白的,而不是从我的口中说出来,不是暧昧?”

王哲轩听见我这样说也笑了笑,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我和他说:“我们走吧。”

前面的路和来时的路也并没有什么不同,要真的说不同,就是在走进这个最后的村子的时候,你明显感觉到了和此前截然不同的感觉,虽然之前的前两个村子也早就已经无人居住,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但是进入这里之后,给人的已经不再说荒凉和废弃的感觉,而是另一种更加深刻的感觉——死亡。

是的,既是死亡,我思来想去很久,都只有这种感觉最符合这里给我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好似和当初在虎丘的那个石头屋子里是一样的感觉。

这两个地方似乎是有着某种奇特的关联一样,但是又让我找不到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

之后,我见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石屋。

就在我们进入了村子之后不久,路上只有零星破败的房屋,并不是建在一起的,看山去就好似从来都没有人居住过一样,再之后,我们就看见没了这个石头屋子,乍一看到的时候感觉就就像是重新回到了虎丘一样,只是我的记忆依旧还是停留在虎丘的那个石头屋子里,就好似现在看见这个石头屋子的记忆就是接着离开石头屋子的记忆一样,中间发生的都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