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银先生-9

如果我这些猜测都是真的,那么银先生又是什么身份,很显然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很显然也知道我是谁,那么他在这一系列的案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而且银先生的身份还关系到一个人——张子昂!因为从一开始银先生出现就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张子昂,很显然银先生和张子昂之间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那么也就是说,这里发生的这些事,也和张子昂有关,他不可能置身事外,也正因为如此,我和他才会有如此紧密的联系。

这里面还真实错综复杂,只是现在这些都还只是我的猜测,我只是从银先生出现让王哲轩带我到这里推测出了这一些,那么银先生在决定做的时候,肯定也料到了我会由他的这个举动猜测到这些,那么他是故意要这样做让我知道,还是事情的确已经到了万不得已,他不得不暴露自己的这个身份的时候?

我所以看向了王哲轩,在这件事上,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毕竟他消失者的身份并不是说着好听的,我不信他什么都没有察觉。

我问他:“银先生让你带我来这里,你又是怎么想的?”

王哲轩看着我,他很显然已经注意到了我刚刚的沉思,凭他的聪明程度,自然也知道我在想什么,他说:“你想到的就是我想到的。”

他这话说的模棱两可,不过从他的这句话里面,我得到了另一个信息,也就是王哲轩现在并不知道我想到了什么,或者他还不清楚我想到了什么层面,是否和他想到的是在一个层面,甚至是否是同一件事。

明确了这一点,我于是暂时不表露自己知道了多少,而是试着问他:“这件事和消失者有关,你不敢说。”

王哲轩看了我一眼,却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他问我:“为什么我不敢说?”

我说:“因为你曾经消失者的身份,虽然你从来没有说过,但是在你的心底,你从来没有抛弃你消失者的身份,因为这就像是一个烙印一样深深印在了你的心上,你也想摆脱,但是却怎么也摆脱不了,是不是这样。”

王哲轩没有说话,我也只是从他的反应和回话里一点点试着深入,让他能说出我不知道的事来,我自己本来也不想这么做,但是王哲轩很显然知道什么,但是他不愿意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是还不够信任我,还是说有别的原因,但是现在我要知道。

因为他的信息里,很可能包括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张子昂现在身在何处。

我隐隐地感觉他好像知道一些张子昂的线索,但是他不愿意说出来。

王哲轩毕竟不是一般人,他说:“这么说来的话,你是已经知道消失者的事了,那么对消失者也应该有了更深的认知,那么消失者是什么,何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