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银先生-2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就是整个案件的凶手?”

银先生不动声色地说:“没有凶手,只有选择。就像现在的你何阳,你在选择的时候,你何尝又不是一个凶手,因为无论一个人死去,还是三个人都死去,都是你选择的,那么你是不是凶手?”

我无言可答,他看似给了我三个选择,但是其实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选择——让我选择,让我成为谋杀者。

我说:“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他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有丝毫的变化,只是问我:“你的选择是什么?”

我无法选择,于是沉默下来,我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在和我开玩笑,也不是在考验我,他是真的在杀人,我的任何一个反应,任何一个失误,都会造成他们三个人的死亡,所以我此时不敢轻举妄动。

我问他:“我有多少考虑的时间。”

银先生回答我说:“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是很长的时间,同时也是很短的时间,因为短短的一个小时根本无法想出有效的办法,更不要说现在我还被限制了自由。但是一个小时又是一个很长的时间,足够想出解决的办法。

我就和银先生这样坐着,我感觉他就像一个雕塑一样,一直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之前和他有过交谈,我真的以为他是一尊雕塑。这让我对他产生了更大的好奇,同时我一直在心里想着他用王哲轩他们三个人的性命要挟我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只是仅仅为了让我成为谋杀者这么简单么?

大约这样过了一刻钟左右,是他率先开口问我:“想明白了吗?”

而我依旧还没有任何主意,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死局,只有两种结局,一种是他会杀了这三个人,另一种则是他根本没有能力杀了他们,但是我不敢赌,因为赌注是三个人的生命,他可以输,但我输不起。

我反问:“想明白了什么?”

银先生就没有说话了,似乎已经从我的反问中得到了答案。而我知道我无法回答他,只能用这样的反问来回答他。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事情已经有了转机,果真如我所想,他还有另一种目的,一个我目前无法确定的目的。

几乎是同时,我意识到另一个问题,他还不想把我逼到绝境。

这个想法是忽然产生的,也就是在他问出这句话之后,在我想到他还有别的目的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如果他们三个人死了,我要怎么办,而他会对我怎么样,是也杀了我还是放了我,而我会变成什么样?

如果他们三个人因此死亡了,那么我绝对不会再是这样的我,那么我会做出什么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就像如果张子昂死了,我会做出什么事来,我自己都不敢想象。

我的想法才到了这里,我就听见银先生说:“如果张子昂死了,你会变成什么样?”

我错愕了一下,好似他会读心一样,几乎是将我内心的想法如实地说了出来,我处于错愕之中,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银先生说:“你走吧,今天我们的赌局结束了。”

我回过神来,我问:“你究竟想做什么?”

银先生说:“何阳,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你要怎么选择,就像今天一样,你犹豫了十五分钟无法做下选择,如果真是危急关头,又会有谁给你这么长时间的思考,事情往往发生在一瞬间,选择也只是不到一秒的时间,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又要如何选择?”

我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银先生继续说:“回到刚刚的问题,当你要在王哲轩和张子昂之中选择一个人可以活,一个人必须死的时候,你又要如何选择?”

我皱了下眉头,感觉到一丝不好的预感,银先生只给出了问题,就说:“你走吧。”

我虽然心里又很多疑问,还有很多问题,但是之后就被强制带着离开了,离开之后我知道这个地方不宜久留,于是去往下一个村子和王哲轩他们汇合。但是一路上,银先生的这句话就像是一句魔咒一样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旋,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么我要如何选择,又改如何选择?

因为真到了那一天,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只会带来更大的伤害。而他们两个人,无论是谁被选择,被放弃,都是我的错。

我在约定的地点遇见了王哲轩他们三个人,但是显然他们的状态不太对劲,好似都受伤了,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很严重,我心里沉了一下,我问:“怎么了?”

王哲轩看见我没事,他说:“你总算回来了,你没事就好,我们都担心你出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