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看不见的幕后人-8

为什么我忽然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我猛然间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对话,包括我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内,而他故意引导我明白这里面的究竟,看似没有告诉我任何东西,但是其实每一句话都在暗示我很多事,而他现在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是我从见到他开始第一次开始思考他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但是越是想下去,我越是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心惊,好似他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就像一个陷阱一样,正在一点点靠近我们,或者说我们现在已经处在了他的陷阱当中,就如同一张早已经织好的蜘蛛网,我们就是即将进入蛛网的猎物。

明明眼前的只有一个人,但是我却感觉有更多的人存在一样,不敢轻举妄动,而他显然是有恃无恐,他只是看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最先察觉到我的不对劲是王哲轩,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最熟悉的我情绪变化,他察觉到我一直不说话,已经察觉到我心里的恐惧,他问我:“何阳,你没事吧。”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王哲轩,我只是看看王哲轩,冒出来了一个让他自己也异常惊讶的问题:“你以前认识段家铭吗?”

王哲轩被我这么一问自己也是愣了一下,我知道他疑惑,但是这个时候我根本顾不上他的疑惑,我看了看王哲轩,又将视线转移到段家铭身上,我又问聂队:“你以前认识段家铭吗?”

聂队没有回答,我又看向胡海,我问了同样的问题,我对他们三个人都问了同样的问题,但是谁都没有回答我,我说:“段家铭也是后来组建的另外这一支一百二十一个人之一,你们曾经是战友,是不是?”

他们三个都没有说话,但是神色显然变得越来越难看,即便是胡海,他的身份没有告知我半点,但是我也能猜到既然他能和这些事牵扯上关系,那么绝对也和那件事有关,那么当年重新组建的这一百二十一个人的队伍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为了模拟最初消失的那一百二十一个人要去的地方,反而是在做什么别的掩人耳目的事。

联想到我在地下监狱的遭遇,我开始怀疑一件事,就是这一百二十一个人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他们全部都介入了这个案件,看起来就像是和这个案件有绝对的联系一样。而从他们的神情里我看到了某种答案,虽然这个答案并不是答案,依旧只是一个猜测。

段家铭最先打破了沉默,他说:“我们的确是认识的,但我们却不是你说的战友,因为我们还没有共同经历过生死,你们说是吗?”

依旧是沉默,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而我知道这种沉默代表着什么,这是一种无声的对峙,又像是一种无声的默认,最后我说:“你是消失者。”

这是他身份唯一的合理解释,也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唯一解释,他是冲着我来的,而目前为止对我如此感兴趣的,只有消失者,虽然我还并不知道消失者是什么。

我这句话让段家铭有些意外,也让另外的三个人意外,我看见他们三个都看向了我,王哲轩问我:“何阳,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从见到他开始,我内心就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我一直在寻找这种不安的来源,随着我们谈话的越来越深入,我发现一个问题,他出现在这里的动机是什么?于是我发现,这种让我心中持续不安的,就是他的目的和身份,那么他的目的是我,那么他的身份是什么,很显然,是消失者,那么这么说的话,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顿了一下,后面的话语不知道要如何说下去,我看着段家铭,虽然话语并没有说完,但是我依旧问他:“我这样的想法对不对。”

段家铭沉吟了下来,他看着我好一会儿不说话,最后才说:“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我现在就离开。”

我问:“什么问题?”

段家铭说:“你有没有见过他?”

我被他这个问题问的愣了一下,“他”?他是谁?

但是我并没有急于发问,也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这不是随便就能回答的问题,他既然问了,那么很显然我已经是对这个人有印象的,如果我问这个人是谁,那么就是在变相承认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那么他接下来会做什么,我无法预料,我感觉这里不单单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他阻止我们进一步进入三连镇,那么就前功尽弃了。

那么这个人他是谁?

我说:“见过。”

段家铭的神情并没有丝毫变化,他只是问我:“在什么时候?”

我脑海里的思绪飞快地运转着,他说的这个他,在哪里出现过?接着我就想到了丁正,想到丁正并不是因为他就是段家铭说的那个人,而是因为这个时候就是想到了丁正,而且想到了他来见我的时候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那短短的五分钟时间里,他给我的那些暗示,里面只提到了一个人——何白华。

不知道为什么,在何白华的名字浮现在脑海中的时候,我就觉得,段家铭在问的这个让就是何白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