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看不见的幕后人-5

短暂的失神之后,我的思绪回到现实中,我抓住目前我必须要明白或者需要解决的问题,我说:“这个村子里,应该有什么线索和刚刚发生的蟾蜍尸案有关,或者就和丁正有关,我们好好找找。”

这里一共就只有11户人家,虽然都没有人居住了,但就这十一间房屋,全都是临着这里唯一的这一条路建在两边,而这一条路也是唯一能进入三连镇的通道。

上一次因为只有这一个村子,我也没有在意这条路,也没有这么多的线索让我去联想,可是现在将这个村子放在整个三连镇里去思考,却发现这个村子的存在本身就存在更多的谜团。

首先,我想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在通往三连镇的路上会有这样一个村子,这个村子的前身是什么,建在道路两边,完全就像是一个驿站一样的存在,那么这个村子对于三连镇来说,是否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所以我问王哲轩:“三连镇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这个地方的主要特点是什么?”

我忽然这样问王哲轩好像心里有数,他反问我说:“你之所以要这样问是因为看见了这个村子的奇特是不是?”

我点头说:“这么说你们也有过同样的问题,那么你们的答案是什么?”

王哲轩说:“我不能回答你的这个问题。”

我问:“为什么?”

王哲轩说:“如果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那么我们今天就不用再和你踏入这里,正是因为我们去了三连镇,也产生了同样的疑问,我们也依靠自己寻找的线索去推测,也有了自己认为的答案,可是这个答案却不是谜底,那么这个答案告诉你就是没用的,何阳,你必须明白一点,我们再次和你来到这里,就是要你自己做出自己的判断,而不是被我们的思路影响,现在我也相信樊队的那句话,你的思路才可能是正确的,而我能做的就是尽力保证我们的存在不会误导你。”

王泽轩说的已经非常明显了,这句话似曾相识,和最开始无头尸案时期樊队吸纳我进入队伍里的说辞一模一样,他也说过我的思路和凶手几乎是一模一样,而顺着我的思路能找到案情的关键线索。

可是越多关于无头尸案的记忆被我想起来,就有一件事越来越不对劲,甚至是诡异。那就是我在无头尸案时期介入调查队是我已经毕业三年后,也就是说那时候我已经参加工作三年,而我记得我毕业的时候是二十一岁,我现在二十五岁,可是我却记得我才毕业了半年,那么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就来了,既然我是二十一岁毕业的,那么这中间的四年我干什么去了?

这两个时间必然有一个是假的,而从时间线上来说,很显然无头尸案的时间是符合的,不符合的是我现在的这个时间线,从樊队他们的时间线上,无头尸案发生的时间是我参加工作三年后,也就是我毕业后三年后,我因为被卷入到无头尸案中,被认为是凶手,进而加入了调查队,那么当时我应该是二十四岁,无头尸案整个案件持续了有三个月左右,后来不了了之,成为了悬案,虽然后来发生了什么我还没有记起来,但是这和再发生连环凶案我又被卷进来的时间线上是吻合的,唯一不同的是,我多了一段记忆,多了一段警校时候的记忆,这才是最不合理,最诡异的地方。

就在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核心的地方,但是这个记忆就像烟花一样转瞬即逝,很快就消散不见,我唯一抓住的只有一个关键词——村子里有一具尸体。

我情不自禁地讲这句话说了出来:“村子里有一具尸体!”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见三个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就看向了我,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我看着他们,我说:“村子里有一具尸体,一具非常重要的尸体,很可能就和这个案件有关,甚至就是我们要找的线索。”

之后我们就在这些破旧的房屋中寻找,我来过这里,尸体不会在屋子里,尸体也绝不可能会被这样找到,否则王哲轩他们已经来过这里,他们早就找到了尸体,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线索在这些屋子里,线索的最后指向,就是尸体安放的地方。

那么线索在哪里,或者说应该从哪里入手呢?

我记得我曾经在一间屋子里看见过有段家铭的一幅画,当时我认为这是段家铭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所以留了下来,可是现在再想觉得这幅画的存在非常突兀,那么线索是否就在这幅画里面?

于是我凭借记忆找到这个屋子,果真看见了一幅一模一样的画挂在墙上,上面的确有他的签名落款,与我此前见过的一模一样。

而这幅画画的就是村子的一段模样,当时我就认为这是段家铭记录村子生活随手画出来的,可是现在我认为这就是这具尸体的暗示,那么究竟暗示了什么,需要到画里去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