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海市蜃楼-7

王哲轩说完又补充说:“这一次我不是吓你,也不是危言耸听,已经有人对你动了杀机。”

我说:“上一次我在河西村受伤回来,当时也是说有人要杀我,但是那个人一直都没有出现,如果真的有人要杀我,那么会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王哲轩说:“正是基于上一次的这件事,我才有了这个推断,你想想,你上次在河西村失踪是因为什么原因?”

我想了想,感觉好像隐隐有些已经知道的原因,但是真的去想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摇了摇头,我说:“我只是推测消失的那七天我见到了段家铭,可能隐隐约约知道了一些关于段家铭的事,还有可能……”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又说:“也正是这件事的发生,才有了何家村之行,我才知道了地下监狱的存在,只是一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弄明白这里面的究竟。”

王哲轩说:“我现在推测上一次有人要杀你,只是一个表象,而为什么会发生这个表象,是因为真的有人要杀你,所以在河西村制造了这样的一个事件,让你发现有人要杀你的事实,从而引起你的警觉……”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哲轩也顿了顿,他看着我,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然后他说:“或许,我们都想错了也不一定,按照你当时的状态,不大像是要引起你的警觉,毕竟当时你对很多事都不了解,加上很多记忆你都没有,所以即便要暗示什么,也会做得更明显一些,那么这样来说的话,当时这个暗示是给谁看更加合理呢?”

我听明白了王哲轩的这个质疑,的确王哲轩说引起我的警觉,我自己并没有很清晰的概念,我说:“会不会是樊队?”

王哲轩看着我说:“不是,是张子昂,是在暗示张子昂,有人要杀你,你仔细想一想,那件事之后,张子昂是否有什么反常的状态?”

我看了一眼王哲轩,心想他说的是认真的吗,我说:“张子昂就没有什么时候看着是正常的,他要是不反常了我反而觉得是最反常的时候。”

王哲轩不说话了,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尽量在记忆里找寻张子昂比较反常的地方,然后我说:“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这么一件。”

王哲轩问我:“是什么?”

但这个时候我还有一个疑问,我说:“按理说你知道的事情比我更多,掌握的线索也比我更加清楚,你不要告诉我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很多你都不知情,你要真这么锁我是不相信,要说起反常,我倒是觉得前一阵你的很多行为都是反常的,而且行为也是前后矛盾,至今我都想不明白为什么。”

王哲轩说:“你是不是认为这个暗示不是给张子昂的,而是给我的?”

我顺着他的思路问:“你这么肯定是张子昂,为什么不可能是你?”

王哲轩说:“不可能是我。”

我问:“为什么?”

王哲轩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说:“因为我不是那个会在乎你生死的人。”

王哲轩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我反而愣了一下,我也没有说话,而王哲轩也没有解释这句话后面的深意,他说:“所以从这个动机来看,这个暗示最大的可能性是给张子昂的。”

王哲轩也没有等待我的回到,他继续说:“你可还记得连环凶案发生的时候,我们曾经有一个一致的推论,就是有两个力量介入了这个案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