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空墓

我感觉只有最后的一丝意识还在勉强支撑着所有的思考,同时我感觉我身边围满了人,头顶一片片的亮光像是一片片的光斑一样,身边的人不断地在说着什么,可是我什么也听不清楚,我能感觉到他门的急促,而我的身体在流血,有一个人不断地在问我:“何阳,樊队他们在哪里。张子昂他们在哪里?”

我用尽所有力气抓住了这个人的手,我依稀能辨认出这个人是王哲轩,在我拉住他的手的同时,他俯下身子来问我:“怎么了何阳?”

我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和他说,一句我一定要说出来的话,一定要告知他的话:“海泉墓园415号,丁正的墓是空的!”

我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我用尽了全力说了这句话,我一直介于情形和不清醒的状态之中,我看不清身边有一些什么人,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急切的心情。

接着我再次听见王哲轩问我:“何阳,樊队和张子昂他们在哪里?”

时间回到十八个小时之前。

我急速地在树林里奔跑,什么时候脚上的鞋不见了一只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往前奔跑,因为身后有一个人——不,是一群人在追赶我。

但是林子却越来越深,甚至我能感觉到那种夜里的雾气升腾起来的感觉,再接着,我隐隐地看见前面站着一个人。

我奔跑的步子慢慢地放慢了下来,与此同时,我感觉身后追赶着我的人已经完全不见了,或者是隐藏起来了。

这个人就一动不动地站在最前面,我一点点靠近他,最先看见的是他脸上的面具,即便是黑夜中也发出银白色的反光,是银色的面具,是银先生。

这个念头闪过的第一瞬间,我马上意识到这个人不是银先生。

我一直到了能辨认出他的确带着一个银色面具的距离时候彻底站住了,这时候我才赶到双脚和腿上一阵火辣辣地疼,奔跑中树枝杂草画得小腿和脚上全是密密麻麻细小的伤口,但这个时候我却来不及去管这些伤口,我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如果他不是银先生,那么他是谁?

我回头看了一眼黑暗的身后,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我还是像是为了确认一样看了一眼,然后我才转过头问他:“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眼前的这个人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反问我:“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问题我一时间根本无法回答他,因为我的记忆好像是出现了彻底的空白,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能记起最近二十四个小时发生的事,而在过去的这二十四个小时,我一直被关在一个黑暗的地窖里,直到刚刚,我才从地窖里逃了出来,然后发现我被关在一个幽深的山洞里,根本不是什么地窖,出来之后就是这一片树林,这种感觉像极了当时我在何家庄后面树林里的遭遇,我甚至一度怀疑我是不是又到了地下监狱附近。

但是这里给我的完全是一种陌生而且诡异的感觉,完全不是当初在地下监狱林子里的时候的感觉,所以我肯定这里是另一个地方。

而我再之前的记忆,就只停留在和张子昂离开了石头屋,之后的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是怎么离开石头屋子的,我也彻底记不起来了。

所以我没有回答他的问话,我也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两个人好像陷入了无声的对峙之中一样,我率先打破这个沉默的场景,我说:“你不是银先生。”

他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难道你见过银先生本人?”

我说:“我说你不是,你就不是。”

他笑了一声,接着说:“何阳啊,虽然你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却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