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死亡的人-5

张子昂说完顿了顿,他又继续说:“还记得我们来这里之前我和你说的吗,虎丘原本是一片墓地,这里也是虎丘的一部分。”

张子昂似乎想暗示我什么,同时我也在疑惑,他如果想告诉我什么,为什么是用暗示的方式,而不是直接说给我?对于张子昂我还是绝对信任的,那么让他出现这样反常的现象,只会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处在被监视当中,有些话张子昂并不能明说,而他之所以不明说又会有两个原因,一是有些事不能让我知道,二是有些事监视我的人不知道我,我也不知道,而张子昂在通过监视我们的人听不懂的方式暗示我这些秘密。

那么问题就来了,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是谁在监视我们?

想到这一层的时候,我就不再冒冒失失地直接问他,因为透过张子昂的这一层暗示,我已经有了一些思考,其实张子昂的这一个暗示并不难猜,此前我我们都深入介入了小林园社区的谜团当中,而小林园之外还有一个大林园,好巧不巧的是,大林园社区早先却也是一个墓地,这根本就不是巧合,于是一个念头就在我脑海里出现来,那个大林园墓地,很可能就是早前虎丘的墓地,又从后来小林园社区的建立的蹊跷里可以看出,小林园社区的建立就是为了掩盖大林园的存在,甚至是彻底切断和虎丘的联系。

而虎丘曾经是目的,这里却又有这样一个石头房子,那么这是什么地方就很容易理解了,这个石头房子就像是整个墓园的墓碑一样,现在墓地消失了,却唯独剩下了房子,也就是说,这个曾经墓地的秘密,就是这个石头房子,也是和大林园社区的唯一联系。

当然这只是最表面的,张子昂要暗示的意思,而这一层意识,监视我的人也能很轻易地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关键是张子昂要暗示的第二层意思,这一层基于第一层的秘密进一步的暗示,还有,结合我刚刚猛然想到的这一件事。

张子昂说的那件事,是我猛然想起来了一个人的死,而这个记忆虽然模糊,但是的确是这个人的死让我察觉到了不一样地方。

在无头尸案的最后,曾经出现过两个我,而张子昂一直的暗示,都在指向这个已经死去的人,只是因为就像他说的,这段无头尸案的记忆不是我的,所以我对于这件事的敏感程度没有这么高。

而我记得,在那天晚上,这个和我一模一样的自己想要杀掉我的时候,却自己离奇死在了我家里,在他已经彻底取代了我之后,在我潜入到家中彻底知道他的存在的时候,最后他死了,我又变成了我,而对于他的死,却没人知道,因为何阳只有一个,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

但是,这里面最深的谜团在于,他是怎么死的,是谁杀了他?

我从卧室里追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当时我看到的场景是他自己跌倒后脑勺装在了茶几的尖角上,可是问题在于,他为什么会摔倒,因为在当时的那个场景之下,他的摔倒很是匪夷所思,更像是被人故意绊倒,或者是他自己选择这样跌倒下去,撞在茶几上死亡的。

在这整个死亡的事件里,好像有一个不存在的人一直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快我就能理解张子昂暗示的有人在监视我们,因为当时在那样绝对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情境下,屋子里似乎都还有第三个人,那么现在这里,是否也有第三个人?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自禁地看了一眼眼前的黑色石头人,仿佛它就是这个人一样。

后来的情形,就是樊队出现,教我如何毁尸灭迹,彻底抹掉这个人存在过的痕迹,可是一直到最后,关于他的谜团我都知之甚少,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和我一模一样,又为什么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