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死亡的人-2

我问:“那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如果我当时四岁的话,那么应该是二十一年前,二十一年前……”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完全弄不清楚张子昂的年纪,如果说当时他来到石头屋的时候已经成年了,那么他现在最少都应该有四十岁了,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显只是比我大几岁的样子,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你今年究竟几岁了?”

张子昂看了我一眼,这一眼里面带着说不出来的意味深长的味道,然后他说:“我今年二十五。”

我愣了一下,我问:“你和我竟然是同岁,可是我记得你明明比我要大好几岁的?”

张子昂却说:“你记得的这个年纪是从哪里来的?”

我这才猛地发现,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我说过张子昂具体的年龄,而这个大我几岁的概念除了是我的感觉之外,还有就是旁人一直若有若无的暗示,包括樊队,他们都给我一种张子昂要长我几岁的感觉,可是实际上,张子昂和我竟然是同岁。

我对他的年龄更加好奇起来,我问他:“那你生日是哪一天的你还记得吗?”

因为张子昂自己也说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而在孤儿院张的孩子很少会知道自己具体的生日,但是张子昂回答的很干脆,他说:“农历三月初三。”

我听见他这样说的时候整个人莫名地抖了一下,我狐疑地看着他问:“你这是认真的还是和我开玩笑的?”

张子昂一本正经地说:“认真的,而且我从来不骗你,只要你问我的问题,我都如实回答你。”

我听见他这样说,心上就信了,张子昂的确像是他说的那样,我问他的话,他要么不回答,要么就会如实告知,就像他说的,他并不曾骗我,我才说:“我也是农历三月初三的生日,也就是说,我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张子昂听了皱了下眉头,他问我:“你的生日你确定是真的吗?”

我迟疑了一下,因为我的身世比张子昂更加复杂,我说:“应该是真的吧。”

张子昂之所以会提出这个疑问也情有可原,他说:“是何白华告诉你的?”

我摇头说:“我独一何白华基本上没有什么印象,这个生日是我的母亲告诉我的,就是在我六岁时候自杀的那个养母。”

张子昂沉吟了一下说:“是她……”

我说:“我母亲一直和我说我的生日是农历三月初三,而且要我无论如何都要记住,小时候我并不明白她这样做的目的,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她知道了什么,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后来她会那样死去。”

张子昂显然也是想到了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手试着推了推石门,只见石门就打开了,而关于我们生日是同一天的事,他只字不提,而我已经察觉到了这件事背后的诡异,因为随着我对张子昂了解的越来越多,我越来越发现在他的身上,似乎藏着有关我的什么谜团,而且是越来越多。

就像他说的,他发现在我的身上,也藏着更多关于他的谜团。

石门被推开之后,里面的构造的确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里面是一个宽敞的屋子一样的地方,可是却发现并不是,屋子里面是一个螺旋的落体,一直螺旋向上,张子昂走进楼梯里向上面走进去,走了一段之后他和我说:“当时你就坐在这里。”

他指着石阶和我说,听见他重新提起这件事,我问:“那么当时你多大?”

张子昂说:“我不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