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谜团的答案-5

就在这时候,我猛地看见这里面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就在桌子上。

很快张子昂也察觉到了这个东西,我只看见它一下子就窜到了桌子的另一边,然后落到了地上,一点声响也没有,我一时分不清这是什么东西,张子昂则和我退到了边上一些,我看见这东西移动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窜到了门外,一溜烟就不见了。

但是在它溜出门外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清了一些这东西,我有些不可思议地和张子昂说:“刚刚窜出去的这个东西,好像是一只老鼠。”

之所以我说的有些不太确定,是因为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比大一点的猫还大了一圈,但是从它的样子来看,的确是一只老鼠无疑。

张子昂听见我说是一只老鼠,他也说:“我看着也像老鼠,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老鼠?”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我是最怕老鼠的,从小就一直怕,我看了周围说:“这里不会还有这样的老鼠吧?”

张子昂听见我这样说,问我:“你怕老鼠?”

我说:“是的,一直都很怕。”

张子昂就没有别的回应了,接着他只是说:“你跟在我后面一些。”

说着往里面再进去了一些,再接着我看见他猛地站住,我就看见又一只一模一样的东西窜到了梁上,我抬头去看,只能看见一个不是很清晰的影子,我感觉脊背一阵发凉,我说:“这里该不会是一个大老鼠窝吧?”

张子昂也意识到了,他说:“那我们先出去再说。”

我和他于是退到屋门边缘上来,整出来到屋檐下,却看见院子里趴着几个黑漆漆的东西,像狗一样,我感觉汗毛都竖了起来,于是我和张子昂在屋檐下站定,只见这些老鼠察觉到哦我们出来,原本趴在地上纷纷抬起了身子来,似乎是在观察我们,这样大的老鼠,即使攻击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听见张子昂说:“的确是老鼠,而且我见过这样的老鼠。”

我问他:“你在哪里见过?”

张子昂顿了一下,然后说:“好像是在地下监狱,那里有这样的老鼠。”

地下监狱?我狐疑地看了一眼张子昂,难道张子昂真的如那本日记上记录的一样,就是那个曾经正咋地下监狱近三年的那个人,可是……

我正想着,张子昂说:“我记得这些老鼠是攻击人的。”

我听见屋子里也传来这样的声音,好似是这些老鼠正在包围我们,我本来就害怕老鼠,加上身边全是这样大的大老鼠,更是觉得心上惊恐,我问张子昂:“你带枪了吗?”

张子昂摇头说:“没有。”

我也没带,所以这才是最疏忽的地方,这意味着我们赤手空拳地和这些老鼠搏斗很难占到上风。

张子昂说:“先不要慌,这些老鼠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你以前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你对这些老鼠有没有印象的?”

我摇头说:“没有。”

别说老鼠,甚至连这个屋子我都没有什么印象,要不是牵扯出腊尸案,还原了当时的案发现场,我甚至都记不起来腊尸案时候这些模糊的记忆片段。

张子昂却说:“这些老鼠的出现绝对和腊尸案有关,即便和腊尸案无关,也应该和你有关,你好好想想,关于老鼠的任何记忆都可以。”

我只是无缘无故地怕老鼠,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怕,对老鼠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印象,所以我无论怎么想,就是没有半点线索,我说:“的确是没有。”

我说完又问张子昂:“你说地下监狱有这样的老鼠,你是怎么发现它们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