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蛛丝马迹-5

王哲轩说的合情合理,像是真的,但也没有丝毫的证据,又像是假的。

张子昂没有附和王哲轩的说法,我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我站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昏过去了多久,我觉得很久的感觉,我问:“我昏过去多久了?”

张子昂说:“一分钟左右。”

我又问:“那庄羽桐怎么走了?”

张子昂说:“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我问:“她的目的是什么?”

张子昂说:“就是看到你晕倒。”

我感觉这个说法挺敷衍的,更是出乎意料,我问:“她在这里等着就是为了看这个?”

张子昂点头说:“是的。”

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王哲轩,王哲轩说:“她听见了。”

我问:“她听见什么了?”

王哲轩说:“你晕过去之前你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我记得在我晕过去之前我喊了张子昂的名字,所以我看着他说:“我记得我喊了张子昂的名字,但是却没有听见他的回应。”

张子昂说:“不是我的名字,而是——何阳。”

我愣了一下,我怪异地看着他们问:“我喊了自己的名字?”

王哲轩说:“或许是镜子上的名字,并不是你自己。”

我就不说话了,王哲轩说:“庄羽桐就是听见了你喊出来这个名字之后离开的,好像这个名字有什么别样的含义。”

我就不说话了,我觉得整件事情变得异常诡异了起来,甚至已经完全在我的理解之外,我说:“还有一个叫何阳的人。”

而现在我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我昏迷之后在屋子里看见的那个死人,虽然他一直在和我说话,也一直在喝水,但是应该就是他。

在短暂的沉思之后,我说:“我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查找沈童的杀人痕迹的,而是来找另一个人的踪迹的。”

王哲轩问我:“谁?”

我说:“何阳。”

我看着他们,觉得都自己都快被自己弄糊涂了,我说:“这里还有一个死掉的人的痕迹,应该就是这里,虽然不是一个屋子,但应该就是在这里。”

我看见张子昂微微蹙了下眉头,王哲轩则都是疑惑的神情,但是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好似是等着我继续说下去,我说:“水杯,水杯上应该有他留下的痕迹。”

说着我就走到了客厅里的茶几跟前,虽然整个屋子和我昏迷中看见的屋子场景完全不一样,但是我发现沙发和茶几的摆设是一样的,而且就在这个人坐着的沙发这一侧,我看见茶几边上赫然摆着一个水杯,上面的水被喝了一些,还剩下一些,我说:“就是这个水杯。”

虽然王哲轩和张子昂都有所疑惑,但是他们还是将这个杯子以及里面的水都原样地疯了起来当做证据带回去化验,之后张子昂问我:“还有别的什么吗?”

我只是想起了苍蝇的画面,然后我点点头说:“没有了。”

虽然这样,但是我们还是继续在沈童家里找了一遍,却并没有找到其他的任何蛛丝马迹,除了这个被我认出来的水杯,什么都没有发现。

直到这个时候张子昂才和我说:“或许就像是你说的那样,我们到这里并不是要找到沈童的什么,而且也找不到关于沈童的什么,而是为了找到你说的这个线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