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蛛丝马迹-4

在放了热水之后,果真浴室的镜子里出现了字,和我想的一样,甚至和我记忆里那模糊的场景一模一样,而看着镜子上字,我越发觉得这个场景分爱熟悉,我说:“我好像在某个时候来过这里,见过这一行字……”

后面还有一句话我没有说出来,因为这句话让我自己也觉得有些震惊,我感觉,这些字是我写上去的。

王哲轩好似已经习惯了我这样诡异的状态,他只是说:“何阳,你暂时先不要想太多,或许是错觉也说不一定。”

我没有吭声,王哲轩念着镜子上的字:“何阳。”

就是这短短的两个字,当时我却听着有些烦躁了起来,王哲轩看向我,他沉思着说:“怎么会是你的名字?”

我自然不知道答案,只是觉得,我的这个名字和这里发生的谋杀案有关。但是又不知道有关在哪里。

难道这就是要在这里寻找的线索?

我说:“这不是我的名字。”

王哲轩愣了一下,他说:“那是什么?”

我说不上来,这两个字和我的名字一模一样,但是我却觉得这并不是我的名字,但是为什么字会写在玻璃上,而且费尽这么多心思,这两个字里面究竟有什么究竟。

我觉得越发烦躁起来,于是拉了拉领口,我感觉有些难以呼吸的感觉,我说:“我出去透下气。”

说完我就从浴室里出来,到客厅里的时候看到张子昂和庄羽桐在低声说着什么,他们好似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不让我们听见他们的对话,我没有听见他们谈话的内容,他们见我忽然走了出来,就都看向了我,而且张子昂好像发现了我的异常,他于是朝我走了过来,问我:“何阳,你怎么了?”

我感觉张子昂的声音在跳动,更重要的是在一点点变模糊,甚至他的声音都变成了隔音一样,我的耳朵开始耳鸣,而且眼睛好似也因为供血不足开始看不清眼前的东西。虽然我感觉视线在模糊,但是意识却依旧很清醒,我甚至清晰地知道自己在哪里,就是身体不听使唤地好像要倒下去。

我感觉张子昂扶住了我,我才没有跌倒地上,但是我全身好似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力气,意识却是出奇地清醒,我想说什么,但是却发现很难张口,这个时候的自己好像很难再控制自己的身体,我深深感到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好似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死去一样,我所经历的,好似就是死亡的那种感觉一样。

我隐约听见张子昂一直在喊我的名字,但到了我的耳边都变成了遥远的隔音,接着他的声音就没有了,之后我就好像到了另一个空间里一样,这里没有张子昂,没有庄羽桐,也没有王哲轩,这里也不是沈童的家里,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站在这个装修的有些豪华的屋子里,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接着我看见一个人缓缓地走了进来,他抬头看了看我,似乎并不意外我出现在这里,而且他的反应好似是知道我会在这里一样,他喊了我一声:“何阳。”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他是谁,我只是茫然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又看了看他,我问:“你是谁?”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说:“你有五分钟。”

我不知道他说什么,只是问他:“什么五分钟?”

我看见他自顾自地倒了一杯水,然后一口气全部喝了下去,在这个过程中,我看见他的手腕上戴着一个手表,上面的时间显示是六点半,而我看了屋子外面,太阳这个时候还在天中央,正是正午的时间,很显然他表上的时间错了。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另一个细节,他的身边有几只苍蝇一直在绕着他飞,更重要的是他脸色发白,嘴唇稍稍有些发黑,我好像反应过来什么,我说:“你已经死了。”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放杯子的手停顿了一下,接着看向我,但是他的眼睛却毫无生气,瞳孔已然没有了任何焦点,但是他却用常人的声音说:“谁不会死呢,何阳,你也会死不是吗?”

听起来好似平常的一句反问,但是却又处处透着不寻常,很快我就意识到一种诡异的不对劲,我说:“你已经死了,不是你在说话,那么和我说话的人是谁?谁还在这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