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蛛丝马迹

听见张子昂这样回答,我问:“那件东西究竟是什么?”

张子昂看了我一眼,他说:“我不知道。”

我得到这样一个答案自然无法相信,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王哲轩,我问:“你这是实话还是不想告诉我的托词?”

张子昂说:“我的确不知道,我的记忆里甚至没有这件东西的半点踪迹。”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秘,而且牵连出这么多的事件来,我于是转向王哲轩问:“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俺么?”

王哲轩的脸色有些凝重,他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又问:“那我们要到哪里去找汪心,他既然找来了这里,那么我们总能找到他的蛛丝马迹才对。”

张子昂没有说话,王哲轩说:“我总觉得他的出现和新出现的案件有关,而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你们说的蟾蜍尸案和之前的蝴蝶尸案有什么关联?”

我问王哲轩:“你是想到什么了吗?”

王哲轩说:“我觉得面对这些谜团,我们还是要回到最本质的案件去寻找答案,蝴蝶尸案为什么会发生,只有弄清楚了蝴蝶尸案的发生,才知道蟾蜍尸案为什么发生。”

我看了一眼张子昂,我也没有说话,因为蝴蝶尸案里的线索也很零碎,有用的证据更是不多,大多都是我们的推测,王哲轩说:“在这个案件里你是最重要的那个人,我么既然没有线索,那么我相信你何阳,我们把线索归总给你,你凭借你的直觉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到哪里去查,该查什么。”

我被王哲轩这样的话惊了一下,我问他:“你这么信任我?”

王哲轩没有说话,张子昂说:“这是目前最可靠的办法了,否则我们不能一直在这些线索之间绕圈圈,一直被凶手牵着鼻子走。”

王哲轩说:“虽然你的记忆都消失了,但并不是真正的消失,这些记忆都在你的潜意识中,当我们遇到和这个记忆有关联的东西,你一定会有一些零碎的记忆,甚至触发这段记忆的线索。”

我说:“既然你们都觉得这样可行,那我们就这样做,只是我们要从哪里开始?”

王哲轩说:“暂时我们三个先进一步调查,办公室和一些调查队的日常先让杜成康和高苏凡负责,而且……”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哲轩顿了一下,我问:“而且什么?”

王哲轩说:“你有没有觉得最近他们两个人的行迹有些奇怪。”

我听见王哲轩这样说,心里“咯噔”了一下,我说:“没有啊,樊队不在的时候他们自顾自的做,这也是正常的。”

王哲轩说:“我说的是高苏凡击毙了董成的事,我总觉得这件事背后没有这么久简单,而且董成的背景是什么,他在法医中心这么多年了,怎么忽然间就成了凶手的一员,就算他被凶手设计成了谋杀者中的一员,可是为什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而高苏凡和杜成康赶到的时候,我当时不在场,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何阳?”

我听见王哲轩提起这件事,我问:“你怀疑他们两个?”

王哲轩说:“也不是怀疑,我就是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我回来之后看了你们这个案件的报告,是谁给你留的字条,是谁希望你到法医中心见到董成,董成为什么要催眠你,尤其是你被催眠之后,虽然他被反催眠了,但是你有没有觉得你醒来之后他的行动很怪异,他好像在等待被杀死一样,否则如果他想对你不利的话,为什么不在催眠你的时候就动手?”

我听见王哲轩一下子说出来这么多可疑之处,而这些可疑的点我此前都认为是他背后有人指使,甚至他就是凶手的一员,现在听王哲轩这样说了之后,我感觉我的确是忽略了一些,我说:“高苏凡和杜成康赶到的时候的确有些诡异,我并没有注意到他们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边的,还是开枪的时候我听见枪声是从我耳边响起来才注意到是他们赶到了。

所以这个案件还是脱不开最开始的谜团,为什么肖从云才是那个要被掩盖真正死亡真相的人,而他的死无疑又和蝴蝶尸案和蟾蜍尸案有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