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消失的尸体

而我的推测只能到了这里,再接下来的东西,我就找不到有用的线索了,我觉得他的出现和蟾蜍尸案的发生有关,可是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

在我没有主意的时候,我听见张子昂说:“其实何阳说的有些复杂了,如果从最简单的角度来说,你是谁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何阳是谁,你是因为何阳的出现而出现的。”

张子昂的声音异常冷静,甚至都不带一丝的起伏,我看向他,他又恢复了一贯的神情,完全看不出来在想什么,我对他的这个结论也很好奇,不知道他是怎么推断出来的。

老头看着张子昂,他脸上的那种好奇的申请已经消失不见,而是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他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子昂说:“还是因为段家铭,刚刚你一直在引诱何阳将思路引向连环凶案,而何阳也真的按照你设下的陷阱联想到了你在他隔壁的原因,于是他将你和连环凶案联系了起来,进而把你往之后的案件里引进去,于是就有了刚刚和你的说辞,你听见他这样的推断,于是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继续迷惑何阳,让何阳以为他找到了关键的地方,进而继续误导他,甚至继续把他往你设下的进一步陷阱里引诱进去,而且,我猜测你应该已经有了完全的脱身之策对不对,在你的陷阱成功设下之后,就会以这个方式离开这里,而何阳进入你的陷阱不自知,于是你接下来的计划和行动就可以继续进行,因为你猜测何阳会按照你的一想继续行动。”

老头的神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他几乎是咬着牙说:“说下去。”

张子昂则继续说:“何阳其实只是忽略了一个最本质的问题,也就是一开始我就和他说出来的这个问题,那就是无论是连环凶案还是蝴蝶尸案也好,这些案件的发生目前都是为了隐藏一件事而存在的,只需要明白这点,那么连环凶案和蝴蝶尸案和你的出现就没有实质上的意义,因为你的出现不适连环凶案也不是蝴蝶尸案,更不是正在发生的蟾蜍尸案。明白了这点之后,再反推回去,那么为什么这两个案件为什么会发生,第一是用来隐藏肖从云的死亡,第二就是你用来误导何阳的陷阱,是一石二鸟的计策。而你知道这个局如果被看破会怎么样,但你还是甘愿冒险,说明你目前的情势也不容乐观。因为这个局一旦被看破,反而会帮助我们明白连环凶案和蝴蝶尸案存在的意义,将目标进一步锁定在肖从云身上,那么肖从云的死亡要隐藏的东西就会被挖掘出来,尽管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根据线索总会明白。”

老头已经彻底不说话了,原本已经站起来的他反而坐了下去,但他始终看着张子昂说:“张子昂,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那个人和我说要提防你我一开始还不信,毕竟你在整个案件中的表现虽然明智,但依旧是任人摆布的棋子,我竟没想到你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看破了这个局。”

张子昂说:“我说过了,你这个局里面最大的破绽就是段家铭,从你以段家铭的身份出现在我的线索中开始,你就有了会被揭露的危险,因为段家铭和何阳的联系非常微妙,你用段家铭的身份出现,那么真正的段家铭就不能开口,否则就暴露了,但是你却没有选择杀死段家铭,而是将他绑架放在房间里,本来是天衣无缝,何阳却偏偏感觉到了他的存在,这是你一开始没有想到的变数。还有就是我和你说的,段家铭在整个案件中的作用,是很微妙的,他每次出现在何阳面前对于何阳来说都是一次转折,虽然我还没有证据,但是我推测段家铭和何阳的失忆有关,甚至他的每次出现都是造成何阳失忆的原因,那么何阳为什么要失忆?很显然他不能记住这些重要的事,与其说是他不能记起这些重要的事,不如说他不能将这些事给关联起来,因为所有记忆一点被关联起来,他就会发现一个秘密——一个关于他自己的秘密。而正是基于此,这是段家铭存在的意义,他在阻止何阳洞悉这个秘密,你借助段家铭的身份出现,第一是知道段家铭在这个事件中扮演的角色,第二是你知道我们的线索迟早会聚焦到段家铭身上,甚至你背后的这个人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知晓了这点,所以他伪造了菠萝事件,将这个事件作为一个诱饵达到两个目的,其一是实现今天这样对何阳进一步的引诱,其二就是借此彻底抹掉段家铭的谜团,让段家铭身上的谜团就此终结,进而彻底掩盖何阳身上的这个秘密,这样说来的话,无论是你还是段段家铭,你们的目的都是一致的。”

张子昂冷静地分析着,好像他就是这个老头的同伙一样,我更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以为我对他有一些了解了,但是现在又觉得我其实还是不了解他。

老头听了笑了起来,但是笑了几声就剧烈咳嗽起来,他说:“可是即便如此,你猜到了我的目的,却依旧还是不知道我是谁,充其量你只是知道了我现在要做的是什么,却依旧不知道我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就像你在说到蟾蜍尸案的时候,自己心里也会有一个疑惑,这个案件和之前的两个案件是否是同样的性质,更重要的是,就目前来说,你们依旧还不清楚连环凶案和蝴蝶尸案的所有秘密。”

张子昂没有接他的话了,张子昂问他:“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老头问:“什么问题?”

张子昂说:“你们给何阳设了这个陷阱,不可能不会提防我,那么你给我的陷阱是什么?”

老头再次咳嗽了几声,然后说:“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会给你设一样的陷阱,我们的目标是何阳,并不是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