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菠萝事件-4

我以为他要离开,但却不是,而是退到了楼梯口一些,然后他轻轻打开了其中的一扇门,和我缓缓退了进去,接着他再轻轻地将门关上了。

我扫了一眼这个房间,发现这里并不宽敞,好似就是一个人住的房间,我和张子昂站在里面,根本看不见外面有什么,我将声音压到最低问他:“刚刚的声音是什么?”

张子昂没有回答我,只是看着门外,接着我听见了走路的声音,是从里面一直传出来的,好像是有人从三楼里面走出来到楼梯,但是走到我们门口的时候,声音就没有了,给我的感觉是他好像站在我我们门口一样。

我和张子昂都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甚至都不敢动分毫。

这样僵持了有大约一分钟左右,我听见这个声音就下楼去了。

直到声音已经好似到了楼下,我才又问张子昂:“这个人是谁,你好像很怕他的样子。”

张子昂这个时候才回答我说:“不是我怕这个人,而是你不能见到他。”

我惊了一下问:“为什么?”

张子昂却并不解释,他只是说:“你不能见这个人。”

他越是这样强调,我就是越是好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不能见他,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我不能见。

而显然这个问题现在张子昂并不能给我解答,我寻思着,难道一楼的这个字条是他留给我的,他在三楼等我要见我?

我看张子昂和的神情很严肃的样子,好像这本来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一样。之后我看见他打开了门看了外面,他说:“我们也尽快离开这里。”

我狐疑地跟在他后面,疑问越发在心里升腾起来。一直出来之后,我也没再见到有别人的身影,直到离开了这个孤儿院,张子昂才问我为什么忽然会到这里来,我才说起了庄羽青的事来,可是在听见庄羽青的名字时候我却看见张子昂的神色变了一下,我很少看见张子昂会因为某个人神色变化这么明显,于是我意识到庄羽青和张子昂只见似乎有什么,我于是问他:“怎么了,这个人有什么不对吗?”

张子昂说:“你见到的绝对不是庄羽青,而是庄羽桐。”

这次是换我变了神色,我说:“庄羽桐?”

张子昂说:“庄羽青已经死了,我亲眼看着她死在我面前的,所以你见到的这个人绝对不是她,但是庄羽青有一个孪生妹妹叫庄羽桐,你见到的这个人一定是庄羽桐。”

我不知道这里面的内里,我问:“他们是孪生姐妹?”

张子昂说:“无论是庄羽青还是庄羽桐她们都是当年一百二十一个人队伍的成员,而且……”

张子昂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我问:“而且什么?”

张子昂说:“蝴蝶尸案的那两个小女孩也是孪生姐妹。”

我看着张子昂,有些不明白他想说什么,但是又好像明白他想说什么,我说:“你是说……”

张子昂说:“是的,我怀疑当年他们之所以在这个队伍里,就是为蝴蝶尸准备的,因为我猜测蝴蝶尸都需要孪生,可是为什么后面她们并没有成为蝴蝶尸,可能是因为菠萝事件。”

我听见张子昂主动提起菠萝事件,我问:“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

张子昂只从我这样的一句问话里面就听出来了不同的地方,他说:“庄羽桐和你提起了菠萝事件是不是?”

我惊讶于张子昂思维的敏捷,而且是如此准确,我点头说:“是的。”

张子昂说:“那就没错了,她这次出现,应该就是冲着这件事来的,那么这样说的话,他和蝴蝶尸案应该有联系,或许蝴蝶尸案的原委,就在她身上。”

张子昂说的这些,我好像根本就没有一点是熟悉的,我问:“这些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听她和我说,当时聚集在地下监狱的这一百二十一个人被分成了十一个组,她所在的这个组则是到我们去过的那个村子里居住三天,可是这些和菠萝事件有什么关系?”

张子昂说:“你的问题我现在还无法回答你,但是这应该是和庄羽青的死亡有关,庄羽桐有没有和你说过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点头说:“说起过,不过说的很模糊,她还给我看了她手臂上的那个奇怪图案的印记,她说所有人里面,就只有她的手臂上有这个印记。”

张子昂说:“她应该隐瞒了很多事情,但是她给你看这个印记,就是为了让你相信她,又或者就是让你相信她说的话是真的,进而能被她所利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