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凶手的陷阱-9

我去的时候庄羽青就在聂队的办公室里坐着,但是聂队却不在,她好像预料到我回来,故意在这里等我一样,看到他的时候我愣了一下,我问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只是笑了一下,接着站起来,她和我说:“何阳,听说你在查我。”

我愣了一下,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她接着问我:“那你查到了什么没有?”

我说:“你并不在法医中心工作,而且法医中心也没有你说的那个助手,你骗了我。”

她再次笑起来说:“我没有骗你,只不过我和你说这件事的时候,还没有成为事实而已,我是在董成死了之后,才正式进入法医中心工作的。”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竟不知道她的哪句话是真的,我眯起眼睛问:“那么你说那个死掉的脚蝴蝶的女人是你的助手,又是怎么一回事?”

庄羽青说:“很快她就是我的助手了不是吗?”

我没有再说话,这个女人太过于神秘,而且身上总有股子邪乎劲儿,这种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经历过,一模一样的危险感觉,似乎是在河西村时候,又像是在何家庄。

之后我就没有说话了,我坐下等聂队,她和我说:“今天聂队不会来了。”

我问:“你怎么知道?”

庄羽青说:“我在这里等你,就是知道你会来找聂队,因为你有问题想问聂队对不对?”

我看向她问:“你想说什么?”

庄羽青说:“何阳,你的行踪并不是什么秘密,你昨晚上回了家里一趟,很显然是回去找什么东西,我猜是一件和案情相关的东西,所以你现在需要聂队给你解答心里的疑问,可是……”

我皱了下眉头问:“可是什么?”

庄羽青说:“不如我带你去法医中心,解答你心中的另一个疑问怎么样?”

我问:“什么疑问?”

庄羽青说:“另一个你没有留意到的疑问。”

我沉吟了几秒,回答她说:“好。”

法医中心里董成已经变成了尸体被放在冷柜里,他是被高苏凡击毙的,但是我始终觉得,最后的那个时候,董成并没有想过要杀我,不过这又只是像我的一种错觉,我总觉得他想告诉我什么,可又像什么都没有说,到现在我都没有彻底明白,他究竟要我去那个仓库里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让我将疑点转移到我大哥身上,提醒我整件事里有我大哥的影子在里面?

我觉得不是这样,他一定还在暗示别的东西,只是我没有明白。

庄羽青给我看了他的尸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且她什么也没有说,我问她:“为什么给我看董成的尸体?”

庄羽青说:“我以为你会想看一看。”

我觉得她虽然轻飘飘的一句话里却有什么深意,我仔细看了庄羽青的尸体,但是毕竟不是法医出身,并不能看明白什么,我问:“他的尸体有什么异常?”

庄羽青却反问我:“你觉得他的尸体有问题?”

我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又问:“你真的是法医?”

庄羽青笑了一下,然后熟练地戴上了手套,她翻开了董成的脖颈,我看见他的脖颈下面有一块淤青,我问:“这是……”

高苏凡击中的是他的胸膛,难道是他倒地时候擦伤的,但是庄羽青说:“这是外力造成的淤青,从淤青的程度和颜色变化看,应该是死亡前两三个小时形成的,而且你看。”

说着庄羽青又将尸体的手臂翻过来,只见他的手臂上也有这样的淤青,还有后背和肋下等处。庄羽青说:“很显然,在他死亡之前两到三个小时左右,和人激烈搏斗过,从而留下了这些淤青,也就是说他在见你之前,见过别的什么人,之后起了冲突。”

我回想着我们见面时候的场景,我们都是因为留下的那句话——来找我,来到法医中心的,所以庄羽青想说的应该是,董成是怎么得到这个讯息的,难道就是这个他见到的人,可是他见到的又是谁,而且显然他在这个人面前吃了亏。

庄羽青问我:“这算不算你没有留意到的疑问?”

我看着她,我说:“的确是,你知道什么,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我?”

庄羽青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将尸体身上留下的讯息告诉你,至于这些是什么讯息,由你自己判断。”

嫌疑人太多了,他可能见到的人也太多了,我没有任何思路,但是我是如何得到这张纸条的,我却已经有思路了,是大哥,我的那张纸条是大哥留下的,所以在高苏凡击毙董成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而这些都得益于他给我的两次催眠,好像唤醒了我记忆深处的记忆,虽然在梦里我始终都没有见到那个人的脸,但是梦里的感觉,再醒来之后让我深信不疑,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我的大哥,或许这就是他屡次催眠我想让我知道的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