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凶手的陷阱-8

我虽然暂时理不清这里面的关系,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就是我目前经历的这些案件,几乎都是按着这个图案在进行的,而现在我门遇见了菠萝尸和蝴蝶尸,也见过了蟾蜍尸,但是菠萝眼上的这些脸,却还没有出现,难道这就是接下来的凶手的目的?

另外这上面的尸体一共有一百二一具,是不是意味着,当年参与了这件事的这一百二十一个人才是凶手的目标,而目前这些死亡的人,很明显并不是第一批消失的那一百而是一个人,而是后来模仿的第二组一百二十一个人,目前唯一知道的第一批消失的这些人中,只有腊尸案我的父亲一个人,而后来这些案件里死亡的,都是第二批的人,而樊队、聂队还有张子昂这些人,都是这一批队伍里的人,也就是说,他们也是凶手的目标,这也就说明为什么樊队会遇到危险向我求援。

而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我和这一百二十一个人有什么关系?

从断断续续的线索里我基本上知道,我父亲在那场一百二十一个人的任务中和其他人一样全部离奇失踪,但是最后只有他一个人又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我就是那时候他带出来的,当时我有两岁,所以这也是猜测他可能也不是我亲生父亲的原因,于是问题就来了,他们一百二十一个人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其他人都失踪了,只有我父亲何白华安然无恙出来了,而我又是他从哪来找来的,后面的腊尸案很显然是对他的灭口案件,可是为什么既然要灭口,却独独不杀我?

在发生了这一样一桩这么多人的失踪案件之后,为什么又有了第二批的一百二十一个人,他们的存在又是干什么的,地下监狱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建起来的,而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小林园社区和地下监狱有什么关系,包括神秘的大林园墓园,为什么彻底被抹去了存在,监狱小林园社区里的这么多疑问,我认为它的存在绝对是和这一百二十一个人有关。

于是问题又回到现在我看到的这块油布上面,这幅图的存在又是什么意思,上面的图案是怎么留下来的,是在一百二十一个人的事件发生之后,还是在这之前?

樊队说,当年腊尸案的那个男人并不是何白华,是不是在暗示何白华并没有死,如果何白华没有死,那么现在他在哪里,或者他和目前发生的凶杀案有什么关系?

层层的谜团再次推到了我的跟前,我再次想起来了白崇和我说过的关于蜘蛛织网的理论,我开始感觉,那一张在织网过程中消失的网,就像最开始消失的那一百二十一个人一样,只能在现在仅存的这一张网上音乐看到它消失的一些痕迹,就如同我只能音乐察觉到这个事件的存在,甚至就连何白华也只知道有这个人存在,却不知道他究竟还活不活着,活着的话又在哪里,死了的话又是怎么死的。

所以现在的问题关键,谁是凶手,为什么制造这些案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后面这一百二十一个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只有弄明白了这两个方面的谜团,我感觉才能知道我正在经历的是什么。

这时候我才明白杜成康和我说的那句——开始了。

而我的理解,是在蟾蜍尸案发生之后,才真正开始了。

菠萝是一个谜团,同时,菠萝也是一个引子,一个引开所有谋杀和真相的引子。菠萝就像是浮在水面的冰山,而接下来的部分,才是真正隐藏在海底庞大的真正的冰山山体。

想到这里,我感觉呼吸都紧了一下,于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出现在脑海里,我在这个案件发生的过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是我目睹整个案件的发生,还是凶手借我推动整个案件发生,如果是后者,那么为什么需要用我推动案件发生,我有什么特别之处?

于是有一桩非常奇怪的案件和一个更加奇怪的人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个案件就是菠萝事件,而这个人就是段家铭。

看似独立古怪的菠萝事件,却和段家铭牵扯在了一起,段家铭又和小林园社区牵扯在了一起,而现在小林园的谜团并未揭开,里面就近藏了什么东西,张子昂那一晚给我的存储器里的内容是什么,现在这个存储器在哪里,如果说是给了我,那么我放在哪里了?

我回到了办公室,我重新将菠萝事件的案卷给调阅出来,仔细再看了一遍,同时我搜索了关于段家铭的所有资料,凡是和段家铭有关的信息我全都没有放过,最后我在众多的材料之中,看到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他一张合影,不过当时他还很小,大概有十三四岁的样子,旁边的这个男人比他要大上很多,不过并不是他的亲属之类的人,也不是同学,毕竟一看就是年龄相差很大的人,而且奇怪的是,这个和他合影的人,正是后来他买到的人头菠萝里的那个人头。

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巧合到让人觉得像是故意为之。

而段家铭拍照的背景就更有意思了,背景不是别处,正是收留张子昂的孤儿院。

看到孤儿院,我于是搜索了关于这座孤儿院的所有信息,意外的是,发现这个孤儿院却并没有任何信息,好像都被隐藏了,只有荒废之后的信息和照片,至于之前的,都没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