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凶手的陷阱-7

我看着张子昂,我说:“你这么聪明,应该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张子昂说:“既然你见过那个人,那么也就是说你知道带着猪头面具的这个人并不是你见过的这个人,所以,你知道这个戴着猪头面具的人是你大哥,这就是你之后不回去的理由。”

我只是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张子昂却有更多疑问,他说:“可是这不对啊,很多地方都说不通,除非……”

说完张子昂就看着我,他的话也没有说完,我知道他在怀疑什么,甚至在疑虑什么,但我只是看着他,却什么也没有说。张子昂看见我这样的神情,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说:“有些事,你撒谎了是不是,即便是在我和樊队面前,你也撒谎了?”

我依旧只是点头,却没有说任何话语,甚至解释任何东西,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开口就是错,所以我选择沉默。

张子昂后退了一步,他的神情有些看不懂,但是我感觉到他的意外,我听见他说:“何阳,我以为你的确是什么都不知情,即便你亲身经历了一些事,但是却因为你的身体原因也失忆了,可是现在我却觉得站在我面前的完全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甚至开始不知道你和我们说的话,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又是假的,你让我感到可怕。”

我看见张子昂边说着这话,又不自觉地往后退开了一步,从警校毕业的我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个动作的含义,只有在一个人意识到并且认为自己面对的危险的时候,才会用这样的动作尽量拉开双方的距离。

我想告诉张子昂我并不危险,但是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我发现只是忽然之间,我的嗓子好像被封住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与其说是被什么封住了,但不如说是喉咙里产生了痉挛,让我暂时失去了发声的功能,所以我看着张子昂一步步退后。

我看见在我们之间有足够的安全距离之后,张子昂站定了,他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但是眼神里究竟在想什么,我却不知道,他一直这样看着我,甚至视线都没有移开半点,好一会儿之后我才听见他说:“保重,何阳。”

而后我看见他转过身,就消失在夜幕里了。

我错愕地看着张子昂,变化发生在短暂之间,我甚至都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张子昂就已经不见了。

我木然地重新坐在椅子上,看着夜幕,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感觉脑袋里更乱了。直到我赶到一双手在我的肩膀上摩挲着,我才意识到我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站了一个人,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却没有动,也没有出声,接着我听见这个沙哑的声音说:“既然你和张子昂早晚有一天要反目,与其今后必须分一个你死我活,不如就像刚刚那样分道扬镳,也算是好结局了。”

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但又像是完全不知道,我此时却并不好奇他究竟是谁,我问:“为什么会这样?”

他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和你说过了,当你用谎言去对待一个人,结果收到的也只会是谎言,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问你的问题吗?”

我说:“你问我——如果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必须要有一个人死去,我会选择谁。”

他问我:“那么你现在明白了吗?”

我说:“没有。”

他在我肩膀摩挲的手离开了,接着我看见他走到了我的跟前,就正正地看着我面前,他他的脸也一点点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看着他,果然是他,那个曾经绑架我到河边的男人,那个站在我窗外的男人,同时,他也是我一直熟悉的人——杜成康。

杜成康看着我说:“何阳,开始了。”

我离开了方明的小区之后并没有回到调查队的宿舍,而是回了我自己家里,这个原本熟悉的家现在我感觉有些陌生,我回到家中之后没有开灯,就是这样抹黑地在整个家里转悠,我在找一样东西,但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但我知道这个东西就在我家里。

我翻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却依旧没有找到,但是细细想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如果能找到,那么这件东西早就被找到了,这些潜入我家里的人,恐怕也早就找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