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凶手的陷阱-1

这个人只是站着一只没有动,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熟悉的人,但就是看不清他是谁,我试着走近他,但是却发现走近的时候院子里却又什么都没有了,我又试着远离一些,他又在那里了。

我感觉更加怪异起来,就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这一栋楼,好似楼里还有一个什么人在里面,并不是眼前这个在院子里的黑色人影。

但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我来来回回进入屋子里好多次,每次到二楼的时候身后就会有一个声音喊我,而且在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我就感觉我必须要循着这个声音去看个究竟,几个来回之后,在这里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最后我就这样醒了过来,不过我是被董成给摇醒的,他好像有些着急,见我醒过来的时候才舒了一口气,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刚好看见他长舒一口气的样子,我才意识到刚刚这个场景只是个梦,我问董成:“刚刚怎么了?为什么你……”

董成欲言又止,他问我:“何阳,你此前是不是专门进行过反催眠的训练?”

我愣了一下,张子昂此前也这样说过,我问他:“你为什么这么说?”

董成说:“你在进入催眠状态之后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董成的神情越发古怪,我心里惊了一下,我问:“我做了什么?”

董成说:“你在反催眠我,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昏睡过去了,暗示在梦里,我依旧能听到你的指引和声音,好似刚刚并不是我催眠你,而是你在催眠我一样。”

我感觉脊背都凉了一截,我问:“怎么会,我从来没有涉及过这一块,甚至我都不知道怎么催眠别人。”

董成说:“可是刚刚你就是做到了,而且你成功地利用了我给你的催眠设备,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做到了。”

我接下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只是觉得惊异,以及怀疑,我甚至怀疑董成说的是否是实话,毕竟当时我处于睡眠之中,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董成问我:“你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没有?”

我感觉有线索,但是好像也没有线索,因为直觉告诉我我要见一个人,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找到这个人,好像潜意识里的我不想让我在记忆的缝隙里找到这个人,这说起来很矛盾,好像是我自己和自己的对抗。

我摇了摇头,我问董成:“我催眠你之后给你做了什么引导?”

董成说:“你在引导我找到今晚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被你催眠之后,我去了一个地方。”

我问:“什么地方?”

董成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去过这个地方,我甚至无法辨认这是什么地方,我感觉自己被绑在一个座椅上,没有一点光,我就坐在那里,似乎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但是我能听见我这里面还有一个呼吸声,只是我不知道是谁,这个人也一直没有说一句话,我知道这个人不是你,他藏在黑暗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