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可疑的疑点-8

董成说到这里的时候惊异地看着我,我看见他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我感觉他的神情变化太过于古怪,我问:“究竟是怎么了?”

董成看着尸体和我说:“这具尸体,不是我此前解剖的那一具。”

我愣了一下,我看看尸体又看看董成,我问:“你怎么知道的?”

而我压根没有发现尸体又什么不同的地方,董成说:“这具尸体的肝脏是完整的,并没有癌变的半点痕迹,而此前的尸体,肝脏已经彻底癌变了。”

说完董成拿了简单的工具将切口撑开露出里面的肝脏,我的确看见完整的肝脏,虽然我并没有见过癌变的肝脏,但是董成在一旁和我解释说:“之前的尸体肝脏上全是都是癌变的分化物,呈绿色脓包状,可是你看现在这具尸体的肝脏上,并没有。”

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大约没有人比我更加明白发生了什么,现在躺在解剖台上的尸体,多半就是我在地下监狱见到的肖从云,至于此前的那个肖从云尸体,已经被调换了。

我问:“那么此前的那具尸体呢?”

直到这时候我才感觉一阵冰冷的感觉从脚底一直升腾到脑袋里,这时候我终于明白了那三个字的意思——来找我。

找的不是人,而是一具消失的尸体。

而董成很显然还没有明白过来,我听见他自顾自地说:“不对呀。”

我也没有和他解释,我偶说:“既然并不是一具尸体,那么另外这具尸体去了哪里,我们要找到这具尸体。”

董成最熟悉法医中心,他知道尸体都会放在哪里,所以接下来我和他在整个法医中心寻找这具尸体,却一无所获,并没有找到。

我问他:“所有地方都找过了吗?”

董成说:“能放尸体的地方都找过了,恐怕尸体并不在法医中心。”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尸体会去哪里?

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肖从云也死了。

所以我和董成又回到了最先的解剖台上,我问董成:“他是怎么死的?”

董成说:“死者死亡应该有五天了,尸体被冰冻过,而且此后进行了解剖,你看身体被切开的部分,上面的组织都呈现冰冻痕迹,说明尸体是被解剖之后又冰冻起来的,所以尸体在被调换之前,也一直处于冷冻状态。”

我没有说话,我在想的是,肖从云是怎么从地下监狱被运送到这里的,而且为什么在我见过他之后,他就死亡了。

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我感觉这才是最紧要的部分,为什么偏偏是我见过他之后,如果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那么在张子昂房间里给我留下字条的人又是谁,谁能进入张子昂的房间,这本身就是一个谜团?

那么会不会是张子昂留下的?但是笔迹很显然不像。

我正想着这些的时候,董成说:“这是什么?”

我听见董成这句话之后猛地回过神来,我问他:“怎么回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