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危险边缘-8

聂队问了这一句之后就没再说别的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好追问下去,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之后董成就来了,他看见这个尸体的时候愣了一下,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觉得有疑惑的样子。

董成初步检查了尸体说:“死者的确已经死亡二十小时以上了。”

这么说来的话那么就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报了案,而且是以死者的口吻报的案,那么这个人绝对和这个人的死亡有关。

张子昂却在一旁用只有我们能听见的声音说:“你发现一个细节没有?”

我问:“什么细节?”

张子昂说:“这个案子,和一开始的方明案子很像。”

张子昂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我猛地觉得的确是像,共同的地方在于死者也是一个人住,而且是封闭的地方,有另一个人闯入,不同的是他们的死法,那么这是不是就是方明案件的升级版本?

一旦有了这个念头,接下来的答案就是,这不是一个个案,而是连环凶案甚至是蝴蝶尸案的延伸,只是作案手法是在是太隐蔽,以至于第一时间我并没有看出来。

张子昂和我说:“我们到外面去看看。”

说完他就走了出来。外面是乱糟糟的一片,这里本来环境就差,又加上是夜晚,更显得一片狼藉的模样。张子昂带我下来到了道路边上,我看了看两边,这里在多偏僻隐蔽,现在根本没什么人,全是黑漆漆的一片,我问张子昂:“你觉得这个人还在附近?”

张子昂说:“这么长的时间如果他想躲起来,那么肯定是找不到的,但是……”

我问:“但是什么?”

张子昂说:“就像之前我们说的,每一个案子都是有它的目的的,那么这个案子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不到,也想不出来,我问:“你想到了?”

张子昂说:“我问你,为什么这个案子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生?”

我听见张子昂这么问愣了一下,然后说:“你是说……”

张子昂说:“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候,我们明天就要动身离开去找樊队,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这个案件,很显然是有人不想让我们去,或者不想让你去。再往前推,为什么这个案件没有在更早的时候发生,而是在我们从何家庄回来之后发生,而恰好我们就在山林里的村庄里看见了这么一具一模一样的尸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