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危险边缘-7

张子昂问:“我怎么了?”

我说:“可是为什么你也有这种状态,还是说你一直都是这样,只是没有被发现?”

张子昂说:“我感觉是从地下监狱回来之后才出现的这个状态,尤其是感觉在那个村子里,好像我遇见了什么,但我说不出来。”

我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是不是感觉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记忆里也好像留存了这件事,但是一回想好像压根就没发生过。”

张子昂说:“是的,就是这种感觉。”

而就在我和张子昂因为这件事在分析原因的时候,我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我一看来电竟然是聂队,而现在是凌晨三点钟,聂队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接起来,只听见聂队在电话的那一头说:“何阳,你在睡觉吗?”

我不知道聂队要干什么,就回答说:“是的,有什么事吗聂队?”

聂队也不绕弯子,他和我说:“刚刚发生了一起凶案,我现在就在凶案现场,但是我联系不到你们樊队,你最好和你的队员过来下。”

我听了看了一眼张子昂,我问:“是什么样的凶杀?”

聂队说:“很诡异,你们来看了自然就知道了,我吧地址发给你。”

挂完电话之后,内对发来一个地址,我看了下离我们有大约四十多分钟的路程,我和张子昂说了,这个时候调查队里面是谁在负责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我,张子昂听了说:“我给高苏凡和杜成康打电话,我们两个先过去。”

我说:“那明早出发去找樊队的事……”

因为我感觉樊队那边也很紧急,张子昂说:“先去现场看吧,樊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他应该有自己的自保手段。”

我张子昂到了现场,聂队早已经带人在那里了,这里是一片自建住宅区,而且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我们到的地方是一个介于荒废和未荒废的出租屋,这里一连片的都是这样的出租屋,而在一个出租屋里面,只见地上躺着一具尸体,不过尸体已经变得不像尸体了,而是像一个巨大的癞蛤蟆一样趴在地上,我看见的时候失声惊呼出声——蟾蜍尸!

聂队听见我的惊呼,他问我说:“你此前见过这样的尸体?”

我看了一眼人群里,问聂队:“怎么没有看见董成?”

聂队怪异地看了我一眼,大约是疑惑我为什么好端端地问起来董成,然后才说:“他应该还在路上,我先通知了你们才通知法医中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