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危险边缘-5

我问董成:“那肖从云身上既然出现了这种东西,那他的身体出现了想白鼠一样的变化没有?”

董成说:“没有。”

我觉得欧文的疑问更多了,我问:“那么这种东西你真的没有一点头绪吗?”

董成说:“我的确是第一次见,是一种不明的人工合成物质,在已知的医学领域里都没有出现过。”

我听见董成这么说,觉得这次的何家庄之行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起来,那个地下监狱究竟掩藏着什么谜团,这种东西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上?

那么这样说起来是不是在说明一个问题,这个东西的存在让我和村子里的那个蟾蜍尸是有联系的,而且我还在地下监狱里遇见了真正的肖从云,那么这个已经死掉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他也用了肖从云的身份?

一系列的疑问让我感觉原本已经清晰起来的思路好像又陷入了模糊之中,更重要的是,从案发至今到现在,凶手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这些尸体的出现都一种非常离奇而且匪夷所思的形式,尤其是这三个非常重要的典型尸体,都是以日常的东西来称呼,菠萝,蝴蝶,蟾蜍——真的只是因为尸体的模样和这些东西像吗,还是说另有隐情?

董成让我第二天再去一趟法医中心,说是再帮我检测下血液中这种物质的含量,我也答应了。但是让人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等我第二天再去的时候,这种物质在我血液中的含量忽然就稀释了,而且是迅速下降了千倍,而我却没有丝毫的感觉,甚至我并没有觉得这种物质的增减引起了我身体的什么变化。

同样,这也是让董成觉得疑惑的地方,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开始对我的这次行程有了兴趣,他虽然接触了肖从云的尸体,知道一些内情,但是完整的东西他是不知道的,更何况樊队一开始就没有将所有的尸体都放在法医中心进行尸检,有些尸体被寄存在了医院当中。樊队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将案件的一些细节给碎片化,也属于保密手段的一种。

所以董成只知道我去过一个什么地方,却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当他问起来的时候,处于调查队的规定,我并不能和他说什么,而且董成还产生了要去那个地方一探究竟的念头,在没有得到樊队的许可之前我也不敢随便答应,所以我都用要和樊队请示为由给推辞了。

至于樊队的行踪,此后一直处于失踪的状态,包括崔刚和王哲轩。

我有王哲轩的电话,所以我试着给王哲轩打了电话,本来我是不抱希望的,但是意外地电话却接通了,在电话接通之后,我感觉这个场景好像有些熟悉,我此前在哪里经历过一样,我问王哲轩:“王哲轩,你们现在在哪里?为什么樊队和崔刚都联系不上?”

王哲轩似乎是在奔跑还是在躲避什么东西,他说:“我们走散了,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也陷入了我和一样的危险当中。”

我问:“你们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王哲轩说:“我们在另一个何家庄。”

王哲轩最后这句话说得不是很清楚,我只是听了个大概,但是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另一个何家庄。

何家庄,另一个何家庄。

这让我想起了王哲轩最早带我去的那个神秘的山村,之后又带我去了何家庄,两个一模一样的村子,当时我还疑问为什么两个地方会一模一样,究竟是哪里模仿了哪里,没想到樊队急匆匆地是去了这个地方,可是他们在那里遇见了什么,王哲轩说的危险是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